笔趣阁 > 宠妻上瘾:老公太宠溺 > 第二章 傅家傅君皇

第二章 傅家傅君皇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岚惊诧的抬头,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儿,真的可以有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吗?

    而在秦岚还未从惊讶中缓过神来之际,车门赫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一身着军装的中年男人走下了车来。

    他的眉宇之间浸着一丝褶皱,犀利的眸光犹如利剑般落在少年身上。

    秦岚认识他,傅文胜,如果她没有记错,他现职已是上将。

    傅家,帝都权贵的象征。

    只要一说到帝都的权贵,人们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傅家,那个跺跺脚就能让帝都震三震的傅家。

    对于傅家,秦岚并不了解,准确的说是,傅家一直都隐藏的很深,他们对外没有任何的马脚,甚至连一丝的弱点都没有。

    傅老爷子对外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不管外面争斗的有多厉害,他终会在一场场的争斗中,让傅家安稳的度过。

    这也是为什么傅家能够长久的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秦岚还被少年双手举着,他那双犹如深潭般的目眸中看不出丝毫的情感。少年见傅文胜没有任何表示,那张冷然的面孔上没有丝毫波动的,收手,将小丫头重新抱入自己的怀里。

    对于少年略显清冷的怀抱,秦岚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些许的依恋。

    她秦岚,自小到大,从未有人给过她依靠,一路上,她能够靠的人,只有自己,因此,她只有不断的变强,只有变得更强,强到无人能伤害到她的时候,她方才停下来休息休息。

    却不曾想,她就是停顿了那么一下,就那么丢了自己的命。

    秦岚的手依然攥在少年满是血污的衣襟上,下巴抵在少年的肩头上,茶色的眸子微闭。

    傅文胜的表情一直都是板着的,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看出他此时的内心。

    干裂的嘴唇微启,他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傅文胜只觉嗓子干涸的厉害,他轻哼了一声,方才有些费力道:“回家说。”说完,便转身上车。

    回家。

    那张满是污秽的面庞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来,少年单手揽着秦岚,脚步犹如军人般利索有力,他端正的坐在车里,而秦岚也一直都被他抱在怀里。

    秦岚的呼吸渐渐的变得绵长起来。

    可是在她睡过去之前,她清晰的感觉到了在少年听到回家两字的时候,他的身体有些许的僵硬,虽然时间很短,可是她依然感觉到了。

    她不明白,身为傅家子弟的他,怎么会落入那个山洞里。按照那个疯老头的意思,她差不多能够明白,少年是那个老头的试验品之一。

    她不相信,傅家的人会将自家的孩子送入那个地方。她可是还清晰的记得那些铁笼里面扭曲的尸体呢。

    秦岚还不曾多想,她就已经趴在少年的怀中,睡了过去。

    四岁孩子的身体,终究是太弱了。

    在秦岚彻底的失去意识之前,爆出这么一句话来。

    秦岚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依然是在那少年的怀里,而她的腰间,依然环着那么一条微凉的胳膊。

    而他们还在车上。

    她迷蒙的睁开眼睛,一双深邃犹如古潭的黑眸就那么没有丝毫保留的落入了她的眸中。

    孤寂、冷漠、干净、紧张……

    她在那里面看到了很多复杂的情绪。

    他所经历了什么,她或多或少能够猜到,可是为什么,他还能够保持着一双干净如初的眼睛?

    “醒?”他微微张唇。

    他的嗓子似乎被损坏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就似被什么东西撕扯着一般,不似少年该有的。

    秦岚知道他的意思,他是问她是不是醒了。

    秦岚喜欢这个少年。

    这个干净的,没有任何缘由,护着她到现在的少年。

    她对他露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笑,“嗯,醒了。”

    唇角的弧度淡淡的,柔柔的,露出了那可爱的小酒窝。

    在她还是秦爷的时候,她三十五年的笑,加起来用十根手指头都能够数的清,她都快忘记,什么叫做真心的笑了。

    可是,就在刚才,她却因少年的简单的一句话,而露出了笑容来。

    秦岚心中不禁感到好笑,她不仅是身体变小了,就连智力也都退化了吗?

    少年的表情依然没有什么波动,只是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比之方才亮了许多。

    傅文胜就坐在少年的身侧,他一直都在暗中打量这个已经消失了近三年的儿子,自从中午时分,他收到消息后,带着自己的兵就冲了出来,只是他几乎将整个帝都都监控了起来,也没有见到他儿子的身影。

    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再次接到消息,说是在大街上见到几个行为异常的人,他二话没说的就冲了过来。

    当他坐在车里,看到那张比之三年前还要成熟些的脸时,铁血的傅将军,也不禁湿润了眼。

    他的儿子,终究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的。

    只是,那个小子怀中的丫头,着实是让他有些意外。

    军车缓缓的驶入军区大院,在车刚刚停下的时候,一阵拍打车窗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君皇,有没有受伤,还记得妈妈吗?啊?君皇,看看妈妈,快看看妈妈。”带着哽咽的嗓音随着拍打窗户的声音一起响起。

    秦岚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下身子的微怔。

    他现在的情绪,比方才波动的还要厉害。

    君皇?他是叫傅君皇吗?

    秦岚刚想拉开车门,车门就已经被人从外面拉开了,只见一个哭的犹如泪人一样的贵妇就那么站在她们眼前,她的视线紧紧的落在自己身下的少年身上,略显苍白的唇张启,却是发不出一丝声响来,只有眼泪,在不断的掉落。

    她是何其的疼爱自己的孩子。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傅文胜下车,对着那不断掉泪的贵妇沉声道。

    “你管我!”贵妇脸上的淡妆已经彻底的花了,她恨恨的看着傅文胜,哭喊着,“我告诉你傅文胜,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我盼了三年的儿子,找了三年的儿子,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我哭我的,碍着你什么事儿了,看不惯就离婚!傅文胜,要不是你,君皇会失踪三年吗?你……”

    她说不下去了,因为秦岚抱住了她。

    那软软的身子,就那么抱住了她。

    徐静凝就那么愣住了,她低下头,只见一个矮矮小小的身子就那么抱住她的腿,软软糯糯的声音中浸着一丝干涸:

    “不要哭,你的孩子已经回来了。只要回来了,就好。”

    这个哭得好不伤心的女人,是何其的让人心疼。

    秦岚自小就失去了亲情,甚至连友情都不曾有过,她看尽天下冷暖,甚至可以做到一看人就知道这人到底居心何在,而那个哭得犹如一个孩子一般的贵妇,却是让她那般的动容。

    在她还未缓过神来之际,她已经抱住了她,而话也已经说出了口。

    少年的身体有些许的僵硬,他在车里坐了好久,直到他看到自己的母亲蹲下身子,将那道小小的身影揽入怀中,直到他看到那刚刚止住哭啼,抱住那道小身影有开始哭喊起来的贵妇时,他方才有些机械的下车,身子绷得笔直:

    “母亲。我回来了。”

    简单的六个字,他用的时间缺比普通人要多出将近将近两倍。

    徐静凝愈发的搂紧了怀中的丫头,泪水就似管不住的水龙头。

    秦岚觉得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她现在就差没有被勒死了。

    也就在她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的时候,一只微凉的手兀然握住她的,而后一阵拉力,将她脱离出了徐静凝那足可以让她窒息的怀抱。

    傅君皇单手抱着秦岚,深不见底的眸就那么看着自己的尚且还处于愣然状态下的母亲,而后一字一顿,有些竭力道:

    “我的!”

    ------题外话------

    嗷呜,好吧,爷的固定更新时间说早了……囧,暂时还不知道神马时候固定更新,请妞儿们莫着急~

    然后,爷能够厚脸皮的说下:留下爪子印啊哟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