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忠犬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君皇一身铁血的气势,俊美的容颜、高挑的身姿出现在众人面前,办公室内所有的人都有刹那的晃神。

    傅君皇那深不见底的、犹如冰锥般的眸光直射在坐在椅子上的校长身上。

    校长的心没来由的慌乱不已,他并没见过这个铁血的男人,可是能够在银翼做了十一年校长的他,什么样的人物没有接触过?而眼前这个气势惊人的男人,身份绝对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办公室内所有的人都有刹那的晕眩,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到底是谁?竟敢对着校长说,开了?

    傅安然有些愕然的靠在傅君皇的怀里,她并没有想到,他会过来。这种事情,她完全可以自己解决。

    不过想到身边这个陪伴了自己十一年的男人,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她,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傅君皇动作利索却不失优雅的将傅安然身侧的椅子拉出,那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面孔上,有些许的不愉快,他对着傅安然沉声道:

    “坐下。”

    低沉的嗓音轻柔的吐出,完全无视在场的其他人。

    傅安然抬头,在看到傅君皇那几不可见的微蹙的眉头后,她很是淡定且极为自然的坐了下来。

    “你就是这丫头的父亲?”一直都坐在单人沙发上沉默不语的微胖中年男人有些许不耐烦的问道,他的嗓音有些尖锐,而更多的却是带着一股子怒意和嘲讽。

    一个只能够上平民班级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好家世?只是,这个男人是不是看起来过于的年轻了?

    深入古潭的黑眸中划过一道冷光,冰寒的视线撇过在场所有的人,在他的视线落在那个还捂着红肿的脸不断的落泪的女生时,深不见的黑眸中浸着一道杀意,最后视线停留在傅安然的身上,略带机械的声音缓缓吐出:

    “你打的?”

    中年男人在接到傅君皇那森冷的视线时,肥大的身体不禁颤抖了下,而他的心脏更是在刹那停滞了片刻。

    那是心灵上的震撼。

    虽然只有一刹那,但是中年男人可以肯定,方才他竟然尝到了死亡来临的滋味。

    “没有。”傅安然摇头否认,而后,茶色的目眸落在身子还在瑟瑟发抖的金维希的身上,淡然的勾了勾唇角,很是无辜道,“我只是为了表示友好,轻轻地抚摸了下她,只是没想到,她皮肤如此嫩滑,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变成这样。”

    坐在另外一侧的楚安修听到傅安然如此的说法,险些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来,他一直都知道傅家安然睁眼说谎的本事不小,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睁眼说瞎话。

    “傅安然!”金维希怒及,“你怎么能够这么无耻!爸,是她扇我耳光的,楚安修他当时也在场的,他……”

    “不,我当时在处理文件,并没有看到。”楚安修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急忙撇清。

    笑话,再不赶紧撇清自己,指不定时候,这傅家安然怎么给他穿小鞋呢。

    他们这一批大院儿里的,没少被这个看起来对什么都淡淡的,恬然的女孩子给整过。

    金维希一时被憋得满脸通红,那因怒气而充血的目眸恨恨的看着傅安然,“你信不信,只要我爸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全家出门要饭?让你们没法在帝都生存下去!”

    她知道楚安修的家世不是她金家可以比拟的上的,自然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傅安然身上。

    金家在帝都虽然算不上什么真正的豪门贵族,可是在上流社会上,还是能够占有那么一席之地的,要弄死一家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人,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楚安修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金维希,看来这金家还是没有完全的踏入帝都的圈子,只要是真正的触碰到了帝都上层圈子边缘的,就没有不知道傅家,没有不知道傅君皇的。

    嗤,他还真是没有见过找死找的这么快的。

    “哦?”傅安然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茶色的目眸中划过一丝玩味,她仰头,看着贴着她身坐在她身边的傅君皇,惊呼道:“老帅哥,她说要让我们在帝都生存不下去诶。”

    深如古潭的目眸中划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微凉的手将她的握在自己的手中,他望着她的眸,淡淡道:

    “不敢。”

    他们不敢动他们,也动不了他们。

    傅君皇知道自己的宝贝在和他开玩笑,他喜欢这样的她,只会在他面前露出如此孩子般表情的她。

    “立马给希希道歉,自扇三耳光,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中年男人好不容易从被傅君皇所震慑的气势中缓过神来,大声的喊道。

    他金镇辗转几年,总算在这帝都占据了这房地产的巨头之一,难道连一家平民小户他都搞不定吗?这要是被传出去了,还指不定被人传成什么样。

    一直坐在一侧的校长沉默不语的看着,在他没有理清的傅君皇身份之前,他不能够贸然开口。

    在帝都,那些穿金戴银的,指不定只是普通的工薪阶级,而有些穿着一般,行事低调的,家世背景指不定是你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的。

    只是,这个金维希的父亲着实有些过分了,道歉也就行了,自扇三耳光?看看那男人的气势就知道那不是一般人物能够有的,这金维希的父亲,还真是白痴的可以。

    傅君皇浑身一冷,在他要起身之前,傅安然连忙拉住他的手,她唇角的笑愈发的冷然下来:

    “你信不信,我就在这里要了你两的命,明天除了在场的人,也不会有一个人知道?”

    傅安然的唇角带着笑,茶色的目眸中却是森然一片。

    楚安修以及他周围的那群小伙伴们最怕的就是看到她这样的表情,通常在这丫头露出这表情的时候,准没好事儿。

    校长倏然站起身来,听到傅安然的口气,他差不多已经知道,自己该选择哪一边了。

    然而,比他还要快一步的是就站在距离傅安然不远的金维希,她气急的伸手就要朝着傅安然打去:

    “贱人!你在说什么疯话!我这就让你知道——”

    她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直接被踢倒在了地上!

    傅安然有些诧异的看着身侧那已起身的、一脸肃然、眉头微蹙的男人,他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冷然的气息,除了她,没有人敢接近。

    只是,他脚上的那双军靴,踢在金维希的身上,真的没事儿的吗?

    “希希!”中年男人惊呼的将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的金维希抱在怀里,在看到她满脸的痛苦之色后,他抬头,一脸愤怒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傅君皇,“我定会让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中年男人的话刚落,原本紧闭的校长办公室门外被人砰的一声推开,只见傅家的老管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他无视众人诧异的视线,直接跑到傅君皇的身前,有些许抱怨道:

    “主子,您就不能够等等我?”

    主子?

    哪门子主子?

    而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几个训练有素的男人不知何时踏入了校长办公室,将还处于愤怒状态的中年男人,以及那个还在痛苦呻吟的金维希驾着,就这么消失在了校长办公室。

    见闲杂人等已经走了,楚安修这才站起身来,走到傅君皇身前,恭敬道:

    “傅小叔,好久不见。”

    傅安然淡淡的瞥了楚安修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傅君皇只是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视线便落回到了自己的宝贝身上。

    校长在看到老管家踏入办公室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愣了,而在他看到老管家恭敬的站在傅君皇的身前喊主子后,顿时,他的浑身上下都开始冒汗。

    当初让他坐上校长这个位置的就是那个刚刚进来的老人,他一直都知道银翼有一个从未露过面的理事长,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眼前的那个犹如冷冬的男人,就是那传说中的理事长?!

    校长的冷汗直冒,一想到刚才被拖出去的两个人,顿时他双腿都开始虚软了起来。

    也就在校长想要说些什么来挽回的时候,傅君皇已经站起身来,单手揽着傅安然,向外走去,只是在离开之前,毫无情绪的瞥了冷汗直冒的校长一眼:

    “开了。”

    一句话,校长彻底的瘫坐在了地上。

    而被他楼在怀中的傅安然勾了勾傅君皇,傅君皇很是配合的俯下身子,一抹柔软轻轻的落在他的脸颊上,她对他淡淡的笑:

    “真乖。”

    他望着她,紧抿的唇,微微的勾起了一个略显僵硬的弧度,而这,对于傅安然来说,却是最美丽的笑容。

    ------题外话------

    嗷嗷,话说在看到那168的花时,爷瞬间就呆了!话说,谢谢刘鼻子妞儿的支持!其实你不说你看了爷的盗版,爷也不知道啦,哈哈~不过,很谢谢!

    然后谢谢玲玲美七和盼盼盼盼到海枯石烂宝贝的五朵鲜花~

    最后,谢谢江南妹纸辗转周折给爷的评价票,果真是用了四百阅读币嗷呜,虽然有一张还给投错了~

    然后,回答陌瞳音妞儿的问题,怎么加更啊,这个问题我也不晓得啊~爷的公众章节都是小三千的说~只要宝贝乃稀饭就好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