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上瘾:老公太宠溺 > 第十章 摊牌(补完)

第十章 摊牌(补完)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安然条件反射的就要伸手去推傅君皇。

    然而,禁锢在她腰间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还愈发的收紧起来。

    他似乎对她的不专心感到些许的恼怒,张口轻咬她的唇,她疼的张口,灵活的舌借此直窜而入。

    黑眸中划过一丝诧异,原本想要推开他的想法也消失不见,她心中叹息的单手紧攥在他的衣角上,与他的唇舌纠缠在一起。

    室内的温度在逐渐飙升。

    可是有那么一角,那温度直达零下。

    “傅君皇!”震怒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傅安然听出来是谁了,傅文胜!她名义上的爷爷,傅君皇的父亲!

    她瞪着那个吻得认真的男人,以他的能力,他大概早就知道屋外有人了,那么他刚才让她吻他,那就是有目的的,他竟然——

    竟然打算和家里摊牌!

    傅君皇就似看不到她眸中的斥责一般,那双深邃如古潭的眸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喊什么喊?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天天这么喊,也不嫌累的慌。”慢悠悠的声音响起,“行了行了,别再亲了,再亲下去,老头子我就把小丫头扔出国去。”

    最后的那句话十分管用,在傅安然还未反应过来,傅君皇已经迅速的放开傅安然,随即将她拥在自己的怀里,漆黑的眸危险的落在傅老爷子的身上。

    傅文胜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傅战。

    傅战,傅老爷子,帝都的老首长,现在虽然已经从上位退了下来,但是那些天天在电视上出现的人,都会到老爷子那里去报个到什么的。

    傅老爷子平时看起来极为严肃,可是在傅安然的眼中,他就是一个需要人哄的老小孩,一个十分容易得到满足的老小孩。

    在傅文胜看来,刚才的那一幕给他的冲击太大,可是为什么那个顽固守旧的父亲,竟然比他还看得开?

    安然那孩子,在名义上可是君皇的孩子!他们刚才的行为,那可是乱伦!

    傅老爷子完全就似没有看到傅文胜的目光一样,他笑眯眯的对上那双极尽危险的眸子,有些老小孩道:

    “怎么?生气了?害怕了?老头子我告诉你,你是斗不过我的!只要我一句话,安然那丫头就得给我乖乖的给我待到国外去。”就似害怕自己孙子不生气一般,继续火上浇油一把。

    傅安然的耳边听着的是傅君皇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做梦。”傅君皇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险些将傅老爷子憋死。

    “噗嗤。”因为靠在他怀里的原因,他的声音还在她耳边回荡。

    看到那个小狐狸笑的一脸开心,傅老爷子心里是一阵的气,“丫头,你好歹也给我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不小了,要是让……”

    “我的。我教育。”傅君皇直接打断傅老爷子的絮叨,完全无视傅老爷子那被涨的一脸通红的老脸,转而将目光落在安然的身上,眸光逐渐柔和下来,“就这样,挺好。”

    安然轻咳一声,脸颊上有丝不自然的红晕,她从傅君皇的怀里出来,站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的乖巧,“太爷爷,爷爷。”

    因傅君皇是她名义上的父亲,因而她管傅文胜和傅战都称爷爷和太爷爷。

    傅文胜的眼角狠狠的挑动了下,这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看到傅文胜一脸的别扭,傅老爷子很不客气的给了自家儿子一脚,“德行。”

    “父亲,他们这是在……”

    “乱伦?”傅老爷子拄着拐棍,一棍子毫不客气的落在傅文胜的身上,“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迂腐了?丫头和你家那臭小子有血缘关系吗?和你有血缘关系吗?没有算毛子乱伦!”

    傅文胜也不敢躲开傅老爷子的拐杖,就那么硬生生的接了下去,他的后背顿时一阵火辣。

    傅安然心中给傅老爷子点了个赞。

    傅君皇的面色却比刚才还要凝重了几分,他伸手握住安然垂在身侧的手,目光落在傅老爷子的身上,略显机械的嗓音,一字一顿的响起:

    “我的事情,我会解决。我的宝贝,我来管。”

    言外意思就是,多余的人,滚蛋。

    原本还教育着自己儿子的傅老爷子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拐杖,近七十的眸中不见丝毫浑浊,他看着傅君皇,有些严肃道:

    “认真的?”

    傅君皇面无表情的看着傅老爷子,不语。

    傅老爷子不再自讨无趣,转而将视线落在唇角含笑的傅安然身上,“认真的?”

    傅君皇的目光刷的一下落在傅安然身上,那漆黑的瞳眸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亮如星辰的目眸中,浸满了期待和些许的不安。

    她轻轻的回握他的手,温和的看着他的眸,淡笑:

    “认真的。这一生,都只会是他了。”

    就这么瞬间,那张僵硬的表情,松弛了下来,他唇角的弧度愈发的明显起来,眸中的笑意也愈发的暖人心来。

    “嗯,一生。”护她安然一生,他一直都记得,也一直的都在履行这不算誓言的誓言。

    “一生个屁!你们这是——”

    “给我闭嘴!”一棍子毫不客气的落在正欲跳脚的傅文胜身上,傅老爷子收起了脸上的笑来,转而一脸正色的看向安然,“丫头,你要记住当年我和你说过什么。”

    安然淡然一笑,“自然不会。只是太爷爷,我希望,你也不要忘记,我说过什么。”

    傅老爷子一顿,脑海里赫然回响起一句话来:

    ——伤他者,我定然百倍还之。

    早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告诉了他,她的立场和态度。

    “自然,不会。”

    两人之间说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云里雾里的。

    “父亲,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傅文胜的蹙眉。

    “不该问的别问。”傅老爷子抬手就想要给他一拐杖,可是想想还是算了,“我不管你们怎么闹,现在你们都给我收敛点,即便是要公开也要等到丫头成年后,现在就开始亲亲我我的,像什么样子!”

    “我……”傅君皇刚欲开口,就被安然抬手拦住了。

    “知道,我们以后会注意的。”傅安然笑。

    傅君皇有些可怜的看着傅安然,虽然在他看来怎么样都好,可是他还是想要告诉全世界,眼前这个宝贝是他的,他一个人的。

    “我们之间的事情,何须要让别人知道?”安然对着他安心一笑。

    傅君皇的面色愈发的柔和下来,他身上那冰冷的气息也在逐渐减淡下去。

    “行了,臭小子你好好的休息吧,丫头也别光顾着照顾他,把自己给累着了。我和你爸就先走了。”

    说完,傅老爷子也不等安然的回应,瞪了一脸纠结的傅文胜,脚步沉稳的离开病房。

    除了病房,傅文胜总觉得傅老爷子要和他说什么。

    他一直等着,可是都回到家了,傅老爷子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傅家的人在忍功上都练就一把好手,可是一在面对自家人的事情上,傅文胜是沉不住气的。

    “爸,你刚才和安然在打什么哑谜?你们之间说了什么话?”

    拄着拐杖的傅老爷子轻叹了口气,“安然八岁那年发生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傅文胜一愣,安然八岁,那是六年前的事情,那件事情,是整个傅家的伤,怎么会忘记?

    “不会是……?”

    “六年前啊……”

    ------题外话------

    好吧,姨妈疼,错别字就先不看了,明天爷会把错别字改过来的……所以说,姨妈疼什么的最讨厌了最讨厌了!

    妞儿们,告诉我,你们想要看到什么样的情节啊嗷呜……然后爷告诉你们,这是属于宠文和爽文的结合体……爽文自然就是女主的各种强大了……你看咱们的傅少将嫩么厉害,安然妞儿也不能够差对吧?奋斗史啊得要!

    妞儿们,都晚安吧~好梦~

    好嘞,一会儿补上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