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上瘾:老公太宠溺 > 第二十七章 蓝若溪

第二十七章 蓝若溪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三和金家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现在除了某些小报会再次刊登龙三以及金家的事情外,不会再在任何地方看到他们的影子。

    安然依旧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中拿着一本《格林童话》,表情淡然的出奇。

    距离她从幽灵那里回来已经有将近一周的时间了,而在这一周中,傅君皇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幽灵们同样的没有了喘息的机会,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在安然下一次去的时候,干掉她!

    蓦然,教室中的人发出一阵惊呼声,随即只见一道身着极为火辣的女生冲入教室,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那道身影已经冲向了安然!

    在人还未完全接近时,安然猛地放下手中的书,条件反射的就要朝人踢去——

    而在她看到那冲向自己的身影时,身上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砰!

    那人扑倒安然的怀里,头深埋在她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环在她的腰间,哽咽的哭咽声压抑的在安然的怀中响起。

    举在半空中的手最后还是落了下来,安然任由那人紧抱着自己,任由她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液体沾染在她的衣衫上,表情有些许的不快。

    看来是没法看书了,只能够玩儿手机了。

    过了好久,久到手机里的小绿人顶出了好多蘑菇死了好多次,在小绿人终于跳上旗杆扒拉下小旗子过了第二关后,在她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人终于停了下来。

    “说吧,怎么回事。”安然心满意足的将手机放回到自己的口袋里,唇边竟然带着一丝罕见的弧度。

    唔……今晚回去不仅可以给老帅哥讲故事,还可以给他炫耀下自己的游戏进度了。

    蓝若溪随手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拭掉,只是在她看到安然胸口处那一滩水印时,表情有些许的僵硬,“主……咳,没什么,谢谢君……咳,谢谢安然,还有衣服……”

    “走吧。”现在心情好,不计较。

    蓝若溪起身,在转身离去之前,她俯下身子轻轻的拥抱了下安然,她低声在安然的耳边道:

    “君主,你永远都是我的主子。永远都不会变。”

    说完,蓝若溪犹如一个女王一般,在一票惊讶的目光下踏出七班的教室。

    唇角的弧度一点点隐去,这丫头今儿是怎么了?

    蓝若溪的身影刚刚踏出教室,一群男生一窝蜂的全部围到了安然的周围,开始打听起蓝若溪的事情来。

    安然眉头微蹙,手抚摸上自己的耳际,在那里有一枚极小的蓝钻耳钉,嗓音冷然道:“查。”

    那耳钉与普通的耳钉并没有丝毫的区别,但是内里却是极致复杂,没人能够发现,那枚耳钉这世上独一无二的通讯器,而她这条指令是发给秦宇哲的。

    一直等待着安然指令的秦宇哲兴奋的要死,他在通讯器那边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以至于在他还未将自己想念安然的话全部说完时,安然已经关闭了通讯器,徒留胖爷一人对着电话默默流泪。

    爷啊,您到底何时才能够明白胖爷我思念您的心啊!

    “傅安然,你什么意思?你不愿意说也就算了,干嘛骂人啊?”一个带着厚重眼镜的男生极为不满的看着安然。

    骂人?什么时候?

    “傅安然,不要以为……”

    “请圆润的从我的周围离开,谢谢合作。”平静的嗓音中听不出丝毫的情绪来,只是她那双漆黑的眸子安静的落在你的身上,就会让你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原本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男人在看到安然再次拿起桌面上的《格林童话》时,他的眼角狠狠的跳动了几下。

    课堂上,教室中安静极了,数学老师正站在讲台上火冒三丈的讲解着一道在他眼中极为容易的题目。

    而也就在这时,耳钉传来一阵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震动,安然单手抚摸上自己的耳钉,那边立马响起了胖爷娇媚的让她想勒死他的声音。

    也就在同一时间,原本还正火冒三丈的数学老师的表情骤然一变,至少表情看起来是缓和了不少。

    “这么简单的题目就只有一个人做对了!傅安然,你上来和他们讲讲,你解题的思路。”

    “想死就继续。”淡然的声音在这骤然安静下来的教室中清晰的响起。

    二十几双眼睛刷刷的全部望向安然,就连数学老师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挖槽!这个傅安然是不是也太流弊了些!不管你再怎么流弊,在银翼对着老师装一三,那就真真儿的是找死的节奏啊!

    安然蓦然发现此时还在上课,但是她耳中还在持续不断的响着胖爷的声音:

    “爷啊,你怎么能够如此狠心,你要知道,胖墩我对您的心那真真日月可见啊,爷您怎么能够让我死呢?我死了,谁还会如此任劳任怨的对待爷您啊?爷您要知道……”

    “傅安然!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完全属于“中央部长”的数学老师脸色难看的看着安然。

    “相似就继续。”安然曼斯条理的站起身来,然后举步走到讲台上,在“中央部长”的视线下拿起一只粉笔,开始讲解自己的思路,她将黑板上的题目与前阵子他们讲解过的一道题目融合在一起,在讲解了这题的同一时间,解释了自己那句“相似就继续”。

    “中央部长”的面色迅速的缓和了下来,就连那张带着褶皱的面孔上都带着几分满意的笑意来,“很好很好,不愧是年级第一。为什么在一个班里,你们就差这么多?没事儿就多多的和傅同学好好学学。”

    安然放下粉笔下讲台的时候,胖爷还在她的耳中吱吱歪歪的说了一通的废话。

    “再说没用的,直接废了你。”安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压的很低,可是在她经过一学生的身边时,带着宽大而又厚重眼镜的男生表情十分不明的看了一眼安然。

    “凶残的爷啊,可惜这么凶残的爷还是要乖乖的听老师的话,还要说谎去圆谎,真真是可怜的爷啊,”胖爷继续在那边吐槽,他知道要是真再吐槽下去的话,他就真的离死不远了,他清了清自己的嗓子,而后正声道:

    “爷,如果我没有差错的话,蓝若溪的来头不小。她在九岁那年被拐带,卖给了那个有着恋童癖好者,在那人的手下受虐三年,最后被爷您所救,接下来的事情爷您都知道,那么我就说了,我就说些您不知道的。过两天,福满楼将会举行一场慈善晚会,据悉,蓝若溪的父母会出现。”

    抚摸在蓝钻耳钉上的手有一下每一下的抚弄着,蓝若溪的父母吗?

    脑海中蓦然开始自动回放起她方才抱着自己哽咽而又压抑的哭声,眸中浮现的光芒让人看的不甚明白。

    安然刚刚关掉通讯器,一张小纸条便飞落在了她的桌面上。

    她并未理会,直接无视,然而她刚刚将那小纸条扫下自己的课桌,紧接着又是一纸团飞了过来。

    安然蹙眉,无趣的展开纸团,在她看到纸团上整齐的用楷书写着的字时,眸光微惊:

    你的耳钉,我可以给你改善的更加精良些。

    安然的目光直射在那回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人,那人身材瘦削,长长的刘海儿遮挡住了他大半张面孔,再加上一副黑框眼镜,更是看不清那人的面孔了。

    她记得他,当初问过她问题的书呆男。

    而他,用意何在?

    ------题外话------

    唔……按照妞们的回复,那么就每天早晨的九点左右更新?那么从明天早上开始,九点更新。

    然后最近为嘛都木有神马留言捏?妞儿们这是不爱爷了的节奏吗?8要啊,爷还等着你们爱抚嗯嗷呜……

    然后在这里感谢【江南妞儿】的每天坚持不断的花花,然后感谢你的28朵花花

    然后谢谢【且等等我】妞儿的十朵花花嗷呜~爱你么么哒~夜班多多注意啊喵~

    好嘞,继续去写明儿要更新的章节了~妞儿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