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上瘾:老公太宠溺 > 第二十八章 安然是不是秦爷!

第二十八章 安然是不是秦爷!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课后,安然一直坐在座位上,手上依旧捧着一本《格林童话》,然而就是如此,直到下一堂课开始,书呆男都没有上前一步问过她一句话。

    安然瞟过书呆男瘦削的身影,他的来头,恐怕得要查一查了。

    书呆男似乎察觉到了她在观察他,背脊挺得笔直,表情甚至还十分紧张。

    这样的他,还真是让她觉得,他和“那个人”有着什么关系。

    直到放学,书呆男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座位,偶尔他会紧张地望向安然,微长的刘海儿遮挡住了他的眸光,她并看不清他的神情。

    他终究会沉不住气的。

    安然单手拿着《格林童话》起身就朝着教室外走去,书呆男却望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

    “嘿嘿,苏无忧,你该不会是对傅安然有意思吧?我看你今儿一下午都在盯着她看。”书呆男的同桌一把勒住他的脖子,奸笑道,“我劝你啊,还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傅安然那种冷傲劲儿,是不可能喜欢上你的。”

    苏无忧微咬下唇,被刘海儿遮挡在住的眉头微蹙在一起,被遮挡在黑框眼镜下的眸子中划过一丝跃跃欲试的微光。

    他似乎真的是找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安然刚出校门,一辆低调的奔驰停在了她的身前。

    拉开车门,上车。

    而在安然看到车后座上坐着的男人的时,眸中一顿,随即划过一道惊喜。

    “老帅哥,你怎么有空回来了?”安然将门带上,嗓音中带着浓浓的笑意。

    原本一身孤冷的男人,神情在瞬间转变,就连身上的气息也愈发的柔和下来。

    他单手将安然揽入自己的怀里,将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上,一字一顿道:“想你了。”

    唇角的弧度愈发的明显起来,安然双手环上他精瘦的腰间,“嗯。”

    今天的老帅哥,似乎有什么不对,他的身上带着一股难以察觉的烦躁,他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她知道,他现在心绪不宁。

    “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先放一放,等到时间到了,事情自然也就行明白了。”安然靠在他的怀里,轻声道,“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可以给我说说的。”

    “好。”环在安然腰间上的手逐渐收紧,他将下巴从她的发顶移开,他看着她娇艳欲滴的唇,哑声道:

    “我想吻你。”

    安然微顿,脸颊上竟然爬上了两朵可疑的红晕,她一个翻身,双腿叉坐在他的双腿上,单手环在他的脖颈上,另外一只手在他的薄唇上轻轻的抚弄了下。

    深邃而又漆黑的目眸安静的看着她,只是呼吸笔直平常要急促了些许。

    安然刚刚低下头想要去吻身下的男人,男人却快她一步,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压向自己,吻住她水润的唇。

    每一次的吻,他总是吻的很认真,只是这一次,他似乎吻的很急切,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他的吻让她感到了他的害怕和恐慌。

    单手在傅君皇的脖颈上轻轻地滑动着,她安抚着他心底的不安和恐慌。

    男人猛地松开安然,他将她紧抱在自己的怀里,就似要将她揉碎了塞入自己的骨肉中一般,他哑着嗓音,一字一顿的在她的耳边道:

    “我的宝贝,我会保护你,我会保护你的。”

    定然是出什么事了。

    想要询问的安然最终选择沉默,她双手环在他的腰间,见素净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耳边响起的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她听见自己说:

    “我知道,我不害怕,不担心,因为有你一直护着我。”

    傅君皇的气息渐渐的恢复平静,只是他并没有松开她。

    下车的时候,傅君皇直接无视了安然的抗议,在老管家诧异的目光下,打横将安然抱起,公主抱的一路将她抱入了自己的房间里。

    傅老爷子在身后看的是吹鼻子瞪眼的,如若不是看到小丫头那瞪得圆圆的眼睛,他还以为自家丫头出了什么事儿呢。

    只是,臭小子把丫头抱入他的房间里,是怎么回事啊哟喂!

    傅君皇抱着安然,单手将房门反锁上,而后走到自己宽大的床前,轻轻的将安然放在床上,他就那样趴在她的身上,犹如古潭般深邃的眸子安静的落在她的身上。

    “我想睡会。”

    安然张开双臂,含笑着将他揽入自己的怀里。

    “好,晚饭的时候,我叫你。”

    傅君皇翻了个身,在安然诧异的目光下,单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双手禁锢在她的腰间,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上,眼眸微闭,呼吸平稳。

    他是累坏了。

    他抱着她。

    她环着他。

    两人相拥而眠,一室温馨。

    *

    福满楼,总经理办公室内。

    秦宇哲就坐在办公椅上,小眯眯眼中浸着的满是不屑,对着坐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啧啧出声,“哟,我说阎子烨,这是吹得什么风啊,把你这么个祸害给吹到我这里来了。”

    “秦宇哲,看清自己的身份!”乔子瑜上前,举枪直对准他的眉心!

    秦宇哲甩都不甩乔子瑜,完全靠在座椅上,肥胖的粗腿直接搭在价值不菲的办公桌上,声音中浸满了嘲讽,“赤狐,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和你胖爷说话?不想死的,就给胖爷我滚一边儿去!”

    “秦宇哲,你——”

    “退下。”戴着白手套的男人冷淡的开口。

    乔子瑜看向阎子烨,“门主,他这是……”

    阎子烨重来不喜欢重复自己说过的话,那双平静无波的,近乎死机的眸子落在乔子瑜的身上。

    乔子瑜蓦然垂下手,将手枪收起,而后老老实实的站在阎子烨的身后。

    “畜生就是畜生,再怎么养啊,都是畜生,成不了人的。”秦宇哲的眯眯眼中浸满了嘲讽,“你说,胖爷我说的对不对啊,阎门主?”

    阎子烨并没有动怒,他平静的看着秦宇哲,那张惑人的面孔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苍白。

    “她在哪里?”阎子烨看着秦宇哲,嗓音竟然有些沙哑。

    秦宇哲就如同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什么她?哟,难道阎子烨你的老相好给跑了?找不到了?那你得问问你自己是不是把人家给杀了喂鱼了啊,跑我这里来问什么啊?”

    他胖爷就是故意不给他阎子烨好过,幸亏秦爷给重生了,否则他胖爷得多难过啊,虽然他也难过了十一年,但是好比一直难过下去,不是?

    白眼狼,终究是喂不熟的。

    阎子烨的面色在瞬间退去,转为煞白,他看向秦宇哲,一字一顿道:

    “她在哪里?”

    “滚蛋!没事儿少来胖爷我这里,胖爷我看到你就烦气!要不是现在秦家需要你,胖爷我早就拉着你一块儿同归于尽了!滚你妈的,少他妈的在胖爷我这里哭丧!你要找的人,早八百年前就他妈的被你给整死了,你到胖爷我这里来找什么!滚!”胖爷这完全是真情流露,只要一想到当年听到秦爷死的消息,他恨不得提起冲锋枪,把阎子烨给突突了。

    阎子烨面色愈发的煞白起来,但是他依旧紧紧的看向秦宇哲,他道:

    “傅安然,是不是秦爷?!”

    ------题外话------

    好嘞,昨晚上感冒难受到死,今儿五点半爬起来码字嗷呜,赶紧的夸奖我啊~哈哈~

    然后谢谢【ss1230】妞儿的十朵花花~么么哒~貌似是新面孔哟~给爷个昵称啊,我总不能够叫亲爱哒双s吧?哈哈~

    谢谢【723662】妞儿的五朵花花,哈哈谢谢亲爱哒~经常性看到你哟~嗷呜么么哒~谢谢对爷的厚爱啊哟喂~然后嫩神马,给个昵称也成啊~这让爷如何称呼你啊哟喂~

    谢谢【艾莉宝贝】的两朵花花,话说艾莉宝贝你好久都不粗线了~做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