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上瘾:老公太宠溺 > 第五十八章 威胁

第五十八章 威胁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空气中流动着的紧张的分子。

    会议室中的人们的表情都不是很好,在傅君皇带着傅安然离开后,他们还来不及反应,学生会就被一群身着黑衣的人给围了!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一名男生皱着眉头,看着其中一名黑衣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甚至没有一人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楚安修坐在椅子上,眉头微蹙,这些人不是暗部的人,更不是独孤渊影的人,他没见过这些人。

    这些人的身上带着一股子杀伐气息,这些人是活在刀尖儿上的人。

    “孩子就该要有孩子的样子,没事儿别瞎得得,要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事儿啊就落到你们自己身上了,这就不好了,你们说对不对?”

    叹息声悠悠的在众人之间响起,只见一名身着黑衣的女人从黑衣中走出来,她的手中玩儿弄着一把银白色手枪。

    能够进入学生会的人,哪一个不是银翼的精英?家世都是不错的,还有不少是家底丰富的,平时他们虽然傲气了些,但是他们何时见过这种场面?何时见过真枪实弹?

    然而现在,就有人跟玩儿似得拿着一把手枪,阴测测的看着他们。

    “你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楚安修没见过那女人,但是他或许知道这人是谁。

    蓝若溪挑挑眉,“啊……对了,我是来做什么的啊?”唇角的那抹危险的笑意更浓了,“自然是来封口的。”音色,骤变。

    众人的表情刷的一下子就变了!

    他们永远都记得在傅君皇离开之前的眼神,他说过会对他们礼尚往来,虽然他们没有对傅安然怎么样,但是他们也曾推波助澜过,他们也曾幸灾乐祸过,他们经受不住傅家的报复。

    封口……他们这是要杀了他们!

    “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封口?笑话!”一名家底还算丰富,在帝都还能够数的上二代冷哼。

    蓝若溪笑了,看看,这里就有个不怕死的。

    蓝若溪抬手,众人还不知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其中一名黑衣将一叠资料递交到她的手中,她快速的翻阅着那叠资料在翻到某一页的时候,笑了出来。

    “星空集团的少爷啊,李宗的儿子李旭啊。”蓝若溪啧啧两声,那二代的表情骤变。

    “你调查我们!”李宗厉声道。

    “放心,我们现在只是调查了你们,还没要你们的命。”蓝若溪拍了拍自己手中的资料,“我只是来告诉你们一句,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都要记好了。”

    众人不明所以的看着蓝若溪。

    他们说过什么吗?

    “如果我发现,你们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放心,我会让他永远都开不了口的。”银色的手枪对着空气做了个开枪的姿势,蓝若溪的唇角上勾着的让人颤栗的微笑,“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

    牧哲一直都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蓝若溪,她看起来并不大,而且这人似乎和他前些天遇到的那个周家的女儿吗?那个时候,她可是很温顺的呢。

    蓝若溪挥手就要带人走,众人的视线都落在蓝若溪身上,在看到她要出门之时,她突然回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丝恍然。

    “啊……忘记把几个人带走了。”音落,挥手。

    几名一直黑着脸的黑衣骤然出手,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之时,将几名人带走,其中有男有女,在有人想要出声制止时,却被身侧的人给拉住了。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记住了。否则,后果自负哟。”

    那几名被带走的人面色都极为惶恐,只是他们还来不及喊叫,就已经被捂住了嘴,更有甚者直接被打晕了,扛在身上带走了。

    他们这么做就不怕他们报警吗!

    这群人太猖狂了!

    “今天的事情,最好全部忘了。”楚安修优雅的嗓音响起,“这事情我会反映给上面,但是如果谁擅自说出去或者是做了什么,后果,我概不负责。”

    众人同是一惊。

    他们没想到,楚会长竟然会说这样的话,他可是楚家的公子啊!

    “会长你知道这群人的来路?”牧哲笑嘻嘻的看着楚安修。

    楚安修的表情并不好看,刚才蓝若溪在离开之前,眼底的那抹讥讽让他的心骤然一沉。

    她果然是君主的人。

    “是一群你惹不起的人。”楚安修扔下这句话,豁然起身,快步的朝会议室外走去。

    楚安修走后,有不少的人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地上,方才在蓝若溪用枪指着空气的时候,他们总有一种那枪是在对准他们,仿佛就在下一秒,她就会开枪一般。

    他们要报警,这群人竟在帝都也敢如此猖狂!

    只是他们报警了,那边的警察说会调查,只是在最后也都不了了之了。在他们还未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同学被绑架了时,他们就收到了家里破产的消息,更有甚者,在他们回到家后,收到了不少的恐吓信。

    在他们想要说出傅安然就是傅家小姐时,他们就已经被人逮着暴打了一顿,而后也就没人敢说傅安然的身份了,因而在银翼也就没有人知道傅安然的身份。

    自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阴暗的房间内,只有房顶的中央有着一盏灯还摇摇晃晃的挂在上面,那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只见房间内,有两名少女被关在里面,她们蜷缩着身子,身体在不觉得颤抖着。

    她们在被扔进房间的时候,已然已经受过刑了。

    两人的脸上看不出伤来,但是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满是鞭痕。

    房间内安静极了,除了两人低弱的呼吸声外,再无其他声响。

    “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哭泣的声音渐渐的在房间内响起,而哭泣的这人正是殷倩雪。

    殷倩雪打了苏诺耳光后,她就被安然打晕了过去,后来她是被疼醒的,醒来活,她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这房间内了,而站在她身前的,是一群身着黑衣的男人。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时,一直紧闭的房门再次被推开,随即又被扔进了个身影,她的身子不觉的瑟缩了一下,那些人在把人扔进来后,转身就走了。

    殷倩雪小心翼翼的看过去,那人竟是马静茹!傅家小姐!

    马静茹就似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她自从被扔进来后,就没说过一句话,只是蜷缩着身子。

    没有人回答殷倩雪的问题。

    哒哒哒——

    军靴踩踏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殷倩雪的神经骤然收紧,而蜷缩在地上的马静茹的身体也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吱呀——

    房间门被推开,映入她们眼帘的,是一双黑色的军靴,而她们周身的温度也在骤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