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上瘾:老公太宠溺 > 第六十章 马婧茹之下场

第六十章 马婧茹之下场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盈白的肌肤上满是青紫色的鞭痕,显然是已经被用功刑的,只是即便是如此,那诱惑了不知多少男人的身体正在微弱的光线下轻轻的颤抖着。

    冷无殇的掩下眸底的讥讽,纯一副看尸体的表情看着那不断朝傅君皇靠近的女人。

    这回,这女人真的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想要勾引老大?他不是第一次见,想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见到,但是结果注定都会是一样的。

    门外传来殷倩雪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她的每一声喊叫就似插在马婧茹身上一般,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心底的恐惧在逐渐加深。

    “马婧茹,你不得好死!我恨你!恨你!”沙哑的喊叫声中浸满了恨意,如果不是因为马婧茹,她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伸出去的手微怔,她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犹如王者的男人,他很让人心醉,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心脏也在不由自主的为他跳动着,如果当初包养她的人不是那个死老头,而是这个男人,如果她以后能够跟上这样的男人,那么……

    她将一世无忧。

    这么想着,马婧茹的胆子也大了,她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丝保障也脱了去后,她努力的做出妩媚的动作,媚眼如丝道:

    “主人,你是我——”

    砰——

    军靴毫不留情的将女人踹开,傅君皇的面色很难看,古潭般的目眸落在正抱着自己肚子痛苦不已的马婧茹身上,眸底浸着的是一片犹如冰棱般的冷寒。

    “滚开!”她身上有让他烦躁的味道,那味道要是沾染在了他身上,到时候宝贝闻到了会不高兴的。

    冷无殇表情不变,只是唇角却是微不可见的勾动了几下。

    老大做事,果然向来都是专注而独一的。

    “你既然那么喜欢男人,那么我就满足你。”低沉的嗓音中浸满了冷凝,然而这话却让马婧茹面如死灰。

    不,不会是她想象中的那样的。

    老头子说过,没有人能够抵住她的诱惑的,没有人!

    “主人,难道你不想要我吗?我……”她忍着疼痛,对着傅君皇媚笑着。

    冷无殇拍手,随进进来三四个身着黑衣的强壮男人。

    马婧茹的心砰砰的跳着,不,她不要被那些男人侮辱,她……她虽然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包养了,服侍过不少的老头子,也玩儿过几人行,但是,那都是能够得到大笔报酬的。

    她似乎看到了自己之后会遇到什么,她就那么趴在地上,身子不断的向后移动着,她不断的摇头,“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这是马婧茹自进来后,第一次道歉。

    冷无殇看了傅君皇一眼,并且看到他有什么反应后,他对着那几名壮汉道:

    “这个女人,赏给你们了。”

    冷无殇的这一句话,犹如将马婧茹打入地狱。

    那几名壮汉看了看身子在不断颤抖、面色死灰的的马婧茹,表情同时划过一丝兴奋来,虽然这女人看起来是有点膈应了些,但是他们已经禁欲很久了,能够有个女人发泄发泄总是好的。

    马婧茹的身上已经脱得什么都没有了,也免得他们下手了,他们要做的就是直接上了她!

    傅君皇并没有离开,他就坐在椅子上,深邃的眸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就那么看着壮汉们将马婧茹压倒,随即在她的惊恐声中,要她。

    在看到壮汉们解下皮带,看着他们的强势以及兴奋……

    在几名壮汉轮番上阵后,壮汉们紧了紧皮带,兴奋的脸上划过一丝满足后,随即恭谨的离去。

    这女人还真是厉害,竟然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出淫(荡的呻)吟声来,她得多欠干。

    那赤啊裸的身体上满是可疑的物体,就连她那张唯一还算完好的脸上,也都沾染上了不少。

    凌乱的发丝粘在她的脸颊上,她面色苍白而无力,她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体的某处还有东西在往外面流。

    傅君皇的眉头一直都是紧蹙着的,他从头看到尾,表情不变,只是眉头越蹙越厉害。

    马婧茹的眼眸中已然没了刚才的心机,就连一丝光亮也都没有了,她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个男人,那个犹如王者的男人,为什么不是她的?他为什么不喜欢她?为什么喜欢傅安然!她凭什么样样都比她好!凭什么!

    死灰的目眸中渐渐的溢满了恨意,冷无殇都看乐了,这女人还真是有那么点儿意思。

    “没要够?放心,我们还有很多娱乐节目等着你呢。”冷无殇再次拍手,几名男人端着托盘进入,那些托盘中的东西顿时让马婧茹不断的向后爬去。

    她瑟缩着身子,不断的摇头,沙哑的喊着,“不,不……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不要……”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一直握被傅君皇握在手中的手机响了,翻开手机盖,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再不回去,宝贝就真要醒了。

    然而,傅君皇刚刚起身,门就被推开了,只见身着一件黑色风衣的苏擎天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傅君皇眉头微蹙。

    苏擎天的面色同样不好看,宝贝今天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回去后,她就一直缩在他的怀里,哪里都不去,即便是在睡梦中的她都在喊小叔叔救我。

    他是在宝贝的晚餐中加了些安眠成分的药物,抱着她睡了许久,他才得以出来。

    “诺诺只是被吓着了,没什么大事。”苏擎天叹息,他知道傅君皇话少,主动说了出来。

    傅君皇点头,“先走。”

    傅君皇知道,只要那女人落在他的手里,定然是没有好下场的,即便是不死,也会彻底废掉。

    “走吧,剩下的,我来就好。”

    苏擎天走到傅君皇之前坐的椅子上,他不似傅君皇那般冷然,浑身上下都浸着一股妖孽般的气息,只是如此的他却让站在一侧的冷无殇微微向后退了一步。

    这个男人疯狂起来,可是比老大还要吓人的存在。

    “啊……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好呢?”悠悠的嗓音中浸着满满的冰寒。

    傅君皇不知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差不多的都猜到了,后来冷无殇告诉他说,那个女人疯了,虽然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假疯,但是都无所谓了,因为她被苏擎天带走了,被他带走的人,怎么会有好下场?

    傅君皇回到家的时候,床上的小人儿还在安稳的睡着,静谧的房间内响起的是她绵长的呼吸声。

    原本想要上前的傅君皇脚步顿了顿,他脱下外套,直接朝着浴室走去,在淋浴过后,确定身上没有怪怪的味道后,他就那么赤啊裸着身子,走出。

    轻轻的掀开被子,上床,将睡的安稳的小人儿揽入自己的怀中,安然入眠。

    原本睡得深沉的小人儿在闻到熟悉的味道后,不觉得朝着那热源的怀里缩了缩,在找到个舒服的位置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月光洒入透过窗户洒入卧室,流露出的是一室温馨。

    ------题外话------

    咳咳,如此下场还好吧……

    谢谢【君哥】的四颗钻钻~

    谢谢【慧慧】的一颗钻钻~

    谢谢【等等】的十朵花花~

    谢谢【江南】的二十朵花花~

    谢谢【惜颜】的一朵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