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的腌臜事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也别发愁了,或许这会儿,冯老将军已经没事儿了呢。”

    吃过了饭回到家里,安顿了两个小的去午休。红豆见叶致远眉心紧锁,显然是为了京里的事情闹心,只好轻声安慰道。

    叶致远拍了拍她的手,夫妻两个面对面躺下。

    “我在老将军麾下多年,对老将军很是了解。他一生驻守边境,忠心为国,从未将黄白之物看在眼里,又怎么会做出监守自盗的事情?这里面,定然有内情。”叶致远皱眉。他纵然明白,但此时不过一个白衣身份,也是无可奈何。

    红豆也不知怎样劝才好,只得将头靠在他的怀里,轻声道:“可惜我们离得远——其实就算在京城里,一般的百姓谁又能明白这些朝廷大事里边的弯弯绕绕呢?”

    忽然眼前一亮,她坐了起来,“眼前倒是有个人,或许能帮着你查听一些内情。”

    叶致远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她指的是谁,“朱子熙?”

    “是啊。”红豆双手一拍,道,“他也刚从京城回来不久,双面绣庄里又领着内府采办的差。或许,能知道点什么。反正这两天也是清闲,不如明天去问问,也省得你焦心。”朱子熙已经从他父亲手中接掌了朱家,朱家老太太、朱家二老爷三老爷等人还曾闹腾了一回,无奈朱子熙本身能力既高,手段又极为狠辣,纵然对付起家里人来,也不曾手软。朱老太太等人连一个回合都没能招架住,就偃旗息鼓了。朱子熙深恨大韩氏当年和朱老太太联手逼死了自己的母亲,又在自己羽翼未满出门在外之时强聘了小韩氏,既然撕开了脸,索性不顾别的,以家主的身份,将二房三房分了出去,又干脆地软禁了朱老太太和大韩氏等人。

    至此,他在朱家的地位再也无人能够动摇。

    同时,朱家的生意重心逐渐转往京城,朱子熙本人,也是在京城的时候更多些。红豆听说,他与京中的某位皇子交好。冯老将军的事情普通人不能打听,托了他去查问,或许能有些眉目。叶致远沉吟半晌,才点头:“明天我们一起去双面绣庄。”

    “这就是了。眼前既然无法,还是不要愁了,愁也没用不是?”红豆又躺下了,枕着叶致远的胳膊。连着忙了两日,昨夜又折腾了大半夜,此时红豆只觉得眼皮发沉,不多时便睡得香甜了。

    叶致远看着她恬静的睡颜,轻轻收紧了臂膀,也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睛时候,日头已经斜斜地挂在了西边。漫天晚霞染红了秋日晴空,绚丽流彩。

    次日一早,吃过饭,叶致远就带着红豆和小二小三赶往了双面绣庄。朱子熙自从正式接掌了朱家后,一般都住在这别庄里,朱家老宅反倒是很少回去了。

    “红豆姑娘?”老胡有点儿意外,“您怎么过来了?”这才新婚,怎么就往这边跑?

    “老胡,朱少爷在不在?”红豆跳下马车问道。

    “在呢,正说身上不舒坦,我叫人去城里头请大夫了。”

    红豆一怔,“朱少爷病了?”有些不巧了。

    与叶致远对视了一眼,既然来了,也只能进去了。

    老胡见了车上还俩孩子,五六岁的样子,白白净净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一个显得斯文乖巧,一个嘴角带着笑,露出俩酒窝,看上去活泼讨喜。更难得,是这俩孩子一模一样!他年纪大了,就喜欢个小孩子,登时就高兴得不得了,亲自抱了小二小三下来,笑道:“我带着姑娘和叶爷进去,这俩小公子,去里边吃点心好不好?”

    小二小三看看红豆,红豆将手里提着的东西交给老胡:“那麻烦老胡你啦,也别叫什么小公子了,就是小二小三吧。这俩孩子皮着呢,你该说就说。这是县城里买的几样糖果,你给小姑娘们分分吧。另外,这里还有几两碎银子,麻烦你让厨房预备些酒菜,都是我的一点儿心意。”

    她成亲的时候,绣庄里的女工们也都攒了份子,一起送了一件儿绣品给她,红豆这是还礼来了。

    老胡把他们引到后边一处院落,院子不大,但胜在小巧精致,门前种着翠竹,灰白色的墙头呈波浪状,上边绕满了紫藤。虽然不是花开的时节,但是翠叶森森,也是说不出的好看。

    老胡进去了一下又出来,笑着对红豆和叶致远道:“大爷请您们二位进去,我这就带着他们出去玩耍。”

    红豆点点头,和叶致远一起进了院子。

    朱子熙晃晃悠悠迎出来,面如冠玉的脸上居然有些许憔悴,月白色的秋衫穿在身上,也显出几分空荡。

    “前儿还想着亲自去道贺,没想到竟然病了一场,倒是劳烦你们过来了。有失远迎,叶兄,红豆,恕罪恕罪。”

    叶致远也抱了抱拳,歉然道:“不知道朱兄正抱恙,来的有些冒昧了。”

    朱子熙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个人进了屋子里。

    有小厮送来了茶水,叶致远便说了来意。红豆接着道:“因为想着你才从京里回来不久,或许知道些内情。咱们合作不短了,我们也没拿着你当外人。若是知道,还请告知一二。”

    朱子熙奇道:“冯老将军?镇北将军冯远程?”

    叶致远点头。

    “倒是没想到叶兄是冯将军麾下。”朱子熙端着茶,眉头微蹙,沉吟半晌方才说道,“冯老将军一生镇守西北,没想到如今落得如此罪名。不过,据我看来,冯老将军也是该有此劫。要说凶险,却也未必。”

    “愿闻其详 。”

    朱子熙放下茶盏,手指缓缓扣着木椅的扶手,轻声道:“当今圣上年事渐高,太子……虽然身份尊贵,但是早年看着还好,这几年着实做了几年让圣上不喜的事情,地位岌岌可危。其余几位皇子均已成年封王,各自暗中拉拢势力。冯将军手握西北军权,叶兄既然从西北军出来的,当知这西北军,足足占了我朝兵力的近半。老将军虽然有意解甲归田,但是在军中影响力又岂是一两年间能够消除的?如此人物,谁不想拉拢?可惜老将军一生纯正,忠心为君,有此牢狱之灾,也就是不足为奇了。”

    “出手的,是谁?”叶致远问道。

    朱子熙摇头笑道:“这就难为我了,我也不过是个商人,知道的有限。不过我想,这贪污军饷的罪名说起来重,但是皇上素来圣明,任人唯贤,老将军能安稳掌军权这么多年,圣上必然深知其人品,不会轻易定罪。其二呢……”

    他抬起眼皮,声音更加低沉,“既然是数位皇子相争,这件事不管是谁的手尾,另外几位怕也不会旁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此事可颠覆一位将军,自然也能重创一位皇子。”叶致远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还是朱兄看得明白。”

    朱子熙淡淡笑道:“叶兄是关心则乱,我是旁观者清。”

    从绣庄回去的路上,叶致远虽然心里仍为冯老将军担忧,却也松快了不少。赶回城里,带着小二小三又逛了一回,买了衣裳零嘴儿各色的小玩意儿,采买了回门要带的东西,天色也就黑了下来。叶致远送了红豆姐弟回到家里,嘱咐红豆关好了门,自己去找林源。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回来的时候,叶致远脸色好了许多。

    回门的头天,几个人赶回了李家庄。正是午饭过后不久,村里街上也没什么人,马车也就没有慢下来。

    尚未到家门口,猛然间从拐角处冲出来一个女人。幸亏叶致远反应快,硬生生地拉住了缰绳,将车停了下来。那女人许是受了惊吓,大叫一声瘫软在了地上。

    红豆也是吓了一跳,慌乱之中紧紧抱住了小二小三,勉强稳住了身子。来不及安抚两个弟弟,一看那女人摔在那里,心里就是一咯噔,赶紧下车去扶人——不管是不是车碰倒的,一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没有不管的道理。

    “你没事儿吧?”

    那女人一抬头,却原来是村里的柳寡妇。

    说起这柳寡妇,巧的很,跟李海的媳妇张氏一样,也是榆树村的,嫁给李家庄王老石。王老石名字老实,其实人很精明。这人父母兄弟皆无,家里几亩地,都佃了出去,自己却干着货郎的营生。虽然辛苦些,但是着实比干种庄稼赚的多,因此上也着实积攒了一份儿好家底。可惜的是,前年一场风寒,王老石人没了,也还没个一子半女。柳寡妇手里攥着丈夫留下的银子地,手头宽裕,也不用像别的女人那般下地干活,日子过得相当滋润。柳寡妇年纪轻轻,手里有钱,平常也不下地,顶天儿了就是侍弄侍弄院子里的几畦菜蔬,因此出来进去的时候,都是利利落落的。此时,却是大不一样。

    衣裳,半遮不掩;头发,乱乱蓬蓬;一张秀气的脸上满是惊恐,却又带着奇异的红晕。再看那两只眼睛,水当当的,透出一股子媚、意 。

    柳寡妇方才不顾一切冲出来,差点撞到马车上,原本被吓坏了。定下神来一看是红豆,那脸就更红了,正要顺势拉着红豆的手起来,忽然后边传来一声怒骂,吓得她腿一软,又跌坐在地上。

    “好你个柳寡妇,偷人偷到了老娘的头上!今儿要是不打死你个烂女人,老娘就白活了!”

    人随声至,人高马大的张氏从后边追过来,也不看红豆和叶致远,扑过去骑到柳寡妇身上,一把揪住头发,左右开弓,又打又骂。

    柳寡妇哀哀连声,拼命挣扎。只是她长得本来就不如张氏高大有力,又做了亏心之事,先就底气不足,哪里挣脱的开?被张氏又掐又打又挠,柳寡妇只得死命地捂住自己的脸。

    “哈呀,你个烂、贱、人,真是个贱啊,到了这会儿到知道要脸了?成,我让你要脸!”张氏状似疯癫,咬牙切齿,忽然开始扯柳寡妇的衣裳,“我让你要脸!让你要脸!”

    这个时节穿的衣裳本来也不算多,柳寡妇刚才跑出来的时候就是衣衫不整,怎么经得起张氏这个大力气的扯动?不过几下子,柳寡妇身上的秋衫就被扯开了,露出了里边桃红色的抹 、 胸。

    柳寡妇“啊”的一声,这回也顾不上脸了,忙又掩着胸口。

    这么会儿功夫,已经围过来不少的人。看着张氏跟柳寡妇厮打到一起,有心想拉开,又见张氏那副疯狂的样子,竟然一时间没人敢上前,都只围着指指点点。

    这是个什么事儿?!

    红豆目瞪口呆。叶致远怕殃及池鱼,伤着红豆,咳嗽一声。红豆回过神来,忙闪开身子。不管怎么着,这事儿跟自己没关系,那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离得远远才好。

    张氏是人来疯的性子,人越多,她越来劲。眼见周围这许多人,她自觉不是自己丢人,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越发得意,大声嚷道:“你盖什么盖?啊?让大家伙儿都瞧瞧你这副不要脸的狐狸精样子!响晴白日呢,你就偷汉子了!你敢做出来,还怕什么?你松手,让乡亲们都瞧瞧。乡亲们哪,看看这个狐狸精呀!臭不要脸的,死了汉子自己熬不住,就去勾引别人的汉子……啊!”

    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重重着了一巴掌,打的她眼前直冒金星。

    定睛一瞧,原来是李海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

    李海的样子也没体面到哪里去,身上衣衫不整,头发也乱糟糟的,脸上还有三道子血痕——不用问,肯定是刚才张氏挠的。

    “你发什么疯?丢人丢到街上来!”李海眼睛都红了,心里原有的那点儿愧疚不安心虚都没了,吼道,“给我死回去!”

    去年冬天张氏的兄弟张四柱自己作死了,张氏的娘也得了痰症瘫在了炕上。从那时候起,张家就乱了,谁还有心思管出嫁的姑奶奶?张氏少了仗腰杆子的,气势不比从前。今年夏天,张董氏终于没熬过去,也死了。张氏虽然混蛋,跟她娘的感情却很好,伤心了好一阵子,整个人看上去都有点儿沉默寡言了。到底李海什么时候有了外心,更跟柳寡妇有了那等腌臜事,张氏也说不清楚。

    也是合该有事,这阵子正是翻地准备种麦子的时候,夫妻俩人都泡在地里。眼看活儿少了,李海就让张氏在家里歇着,说剩下的那点儿地自己来就行。张氏心里还挺高兴,觉得丈夫还是心疼自己的。晌午送完了饭,李海就在地里吃,她回到家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起来,预备还是下地,早点儿干完了活儿,早点儿都能踏实歇着。

    谁知道刚要走到村口,无意中就发现,自己家里养的那条土狗,居然在柳寡妇的家门口!

    这狗,可是跟着李海去地里了!

    张氏人粗鄙,却不笨。柳寡妇仗着自己手里有钱,年轻漂亮,早就不知道引得多少光棍子垂涎三尺了,张氏可不信她会好好替那个短命的王老石守一辈子寡!

    过去推了推门,大门居然没插上!张氏轻手轻脚走进院子,到了窗根儿底下,就听见了里边男人女人间间断断的说话声。

    “……哎呦你轻点……你说,我比你那老婆如何?”娇声细气,这是柳寡妇。

    “那个娘们儿哪儿能跟你比?”这是李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到底是你心细……呼……”

    也不知道李海做了什么,就听见柳寡妇一阵咯咯娇笑,似乎是喘不上气来,半晌才出声,“听说人家县城里有宅子,这两天都去了城里头呢……我替你拉拢一个好亲戚,你怎么谢我?”

    也没听见李海再说什么,就只剩下了粗、喘和深吟。

    张氏气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暗道自己是个傻子!居然还想着这个时候李海在地里一个人苦熬苦干!他都干到了寡妇的炕上!

    被压抑了多半年的凶悍气一下子爆了出来,张氏一脚踹开门进了屋子,从柳寡妇身上扯下了李海,劈头就是两爪子,直接挠花了李海的脸。

    李海哪儿想到会被张氏抓个正着?大惊之下忘了躲闪,脸上就见了血。等他回过神来,张氏已经扑上去厮打起来了。

    柳寡妇一见了张氏,老鼠见了猫似的,顾不得李海,慌手慌脚地爬下了炕,鞋都没穿好,一溜烟儿地往外跑,生怕被张氏抓住了——没瞧见么,张氏眼都冒凶光了,不跑,非被她打死不可!

    也是她倒霉,没跑出多远,一拐弯就差点撞上叶致远的马车。又惊又怕,手脚酸软,被张氏撵了上来,果然是一通好打!

    张氏一见李海吼自己,心里又气又疼 。不管对别人怎么样,她对李海还是十分的尽心的。成亲这么多年了,他做了对不住自己的事儿,还敢跟自己瞪眼大叫?

    “滚你娘的!老娘今儿不打死这个烂货,就不是人!”张氏朝着柳寡妇就是一口浓痰,手伸到下边,居然去撕柳寡妇的裤子——方才往外跑的时候来不及了,柳寡妇只胡乱套上了衬裤就跑了出来。薄薄的一层,真要扯下来,那就真的不用再做人了!

    柳寡妇一声尖叫,奋力一掀,居然把张氏掀了下去。她连滚带爬,满脸是泪,躲到了李海身后。

    李海下意识地,就把柳寡妇给护到了怀里。

    这一下子,不但张氏,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人,全都愣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