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的糟心事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说张四柱,被张董氏养成了那么一种横行霸道的性子。他二十郎当的年纪,也没娶亲,难免就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平时但凡碰到个小姑娘小媳妇,都要上前去挑逗几句。村里人碍于面子或是忌惮张家的几个如狼似虎的兄弟,也大都不敢言语。再加上张董氏的偏袒,张四柱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了,行事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前日村里有个小子新娶了媳妇,张四柱也厚着脸皮去吃喜酒。

    本地的风俗,先得款待新亲,也就是新娘那边跟着送亲的亲戚。等到新亲走了,才开席款待村里人。一时众人都在院子里等着坐席,说说笑笑地也不觉得什么。偏生这张四柱既没什么人缘,他自己也看不起别人。因此打他进了院子,也没人招呼。

    张四柱也不在意,直接就奔着厨房去了。都知道他是个混不吝,不管是新郎家人,还是厨房帮忙的人都没说什么,生怕这大喜的日子被搅和了。张四柱就自己找了酒

    谁知道,这边儿酒席还没散,新房里就传来一声尖叫。

    按照习俗,拜过天地以后,这新房里就留下新娘,新郎要出去敬酒的。而新房,是别人不能随意进去的——据说是怕冲撞了喜气。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大家伙儿赶紧跑到新房里看究竟,就瞧见张四柱要撕扯着新娘子,一身酒气,满嘴里叫着“往后都是一个村的正好亲香亲香”。

    新娘被吓得面无人色,一个劲儿地喊着,满屋子躲避。

    这刚进门的媳妇,在自己家里被村里的二流子侮辱,新郎的眼珠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冲上去就拉开了张四柱,照着那张醉醺醺的脸上就是一拳。张四柱哪里肯吃亏?仗着自己人高马大的就跟新郎滚到了一处。

    众人谁也没想到会弄出这样的事儿来,一时都愣住了。

    此时新亲还在。送亲过来的是新娘的两个哥哥两个弟弟,也都不顾什么新亲不新亲的话了,听说姐妹险些在新房里受辱,岂能坐视不理?当下哥儿几个就抄起了板凳往新房里冲,按住了张四柱,劈头盖脸就是一通狂砸。

    这时候榆树村的人才反应过来,上前去七手八脚地劝架。等到好不容易拉开了愤怒的几个人,张四柱就剩下了躺在地上哼哼的份儿。

    听完了张董氏的叙述,张氏眉毛一竖,“他们打了人就算完了?大哥他们就干瞧着不成?”

    提起这个,张董氏就一把眼泪,呜呜咽咽地说道:“就这,人家还不答应呢!”

    “不答应?四柱就白白挨打了吗?”张氏噌地站起来尖叫,“娘,我瞧着四柱这伤可够严重的,怎么就没讨要些汤药银子?他们倒不答应了?”

    张财唉声叹气,“你吵吵个啥?本来这事儿就是老四没理,还怪人家揍他?”

    张董氏这回难得没有替张四柱说话,摸出一块儿发黄的手帕子擦了擦眼,“丫头你不知道,那个新媳妇娘家可不好惹。她大伯,是杨庄的里正,家里还干着杀猪的营生。那几个兄弟站出来,都带着杀气呀!昨儿晚上杨庄的里正来了,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若是他们村里有四柱这样的,全家都得赶出村去,免得带累了村里的风气呢!我苦命的儿啊……”

    张氏吓了一跳,愣住了。

    要是张四柱真因为这个被赶出村,那全家人也就都崩出门了——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种事情传的最快。往后自家人一出去,岂不是就被人戳脊梁骨?

    “那怎么办?”

    张董氏擤了一下鼻子,“昨儿晚上咱村里里正交涉的,定了让咱家赔五十两银子给新娘压惊,往后不得再去招惹人家。否则,那家就要告到县里去……”

    五十两银子?

    “您应了?咱家哪里来的五十两银子?”张氏皱着眉头,“大哥他们怎么说?”

    “他们?”张董氏脸色一板,气道,“你大哥几个不说四柱受了伤过来看看,昨儿倒埋怨了一通,说是四柱丢了全家人的脸,还要拖累一家子!这不是吗,今儿从早上到现在,还没见着人影呢!”

    张氏就不说话了。大哥说的话也没错,脸面事小,可那五十两银子可真不是小数目,就那么拿出去给人家?

    张董氏眼珠子转了转,一把拉住张氏:“丫头,娘这几个孩子里,就你的日子最好过。四柱从小跟你亲,你可不能干瞧着你兄弟受罪不管哪!”

    张氏急道:“俺家什么样儿您不是不知道,怎么就最好过了?”

    听她这么一说,张董氏也急了,嗓门高了上去,“你家里有房子有地有牲畜的,怎么不好了?你可别学你那几个没良心的哥。我告诉你,四柱呢是肯定不能让人送到县里去的。你有没有的我不管,五十两银子,你们兄妹几个一人十两,四柱那份儿我出了。剩下的你们偷也好枪也好,恩么也得给我凑出来!”

    张氏真是后悔今儿个回娘家来。可她也知道她娘的性子,要是死咬住了说不给出钱,那是绝对出不了这个院子的。只好忍了忍气,勉强坐下来安抚她娘:“瞧您说的,我不就是念叨了那么一句吗?我家里东西不少,可还有三个拖累呢。家里地里就指着我跟当家的死命挣,一年到头能有多少?再说十两银子不是少数,我也得回去商量一下哪。”

    “这还差不多!”张董氏点头。看看躺在炕上的张四柱,眼泪又下来了,“我可怜的四娃子呦……”

    ------题外话------

    看文的亲们,双节快乐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