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上眼了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豆不是那种缩手缩脚的女孩儿,见叶致远看向自己,也就大大方方地迎上了他的视线。

    叶致远今年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身形看上去不若杨耀祖那般高壮,但就那么站在那里,整个儿人就如同一根标枪一般,挺拔精劲,粗布棉衣下似乎蕴藏着无尽的力气。他的五官很是英气,微深的眼窝,高挺的鼻梁,抿在一起薄薄的嘴唇……本来就十分出众的眉眼,再加上那一道在红豆看来极为性感的伤疤,竟让他在这昏暗的屋子里,也似乎是带着一种奇异的光彩。

    红豆上辈子算是见过不少美男子了,纯天然的也好,后天加工的也罢,如叶致远这般的,还真是从未有过。

    她在心里感慨着叶致远得了老天眷顾,长了这么一张好面皮的时候,叶致远也正在打量着她。

    先时只看到她微微垂着头进来斟茶倒水摆果子,透过浓密的刘海,只瞧见她纤长的睫毛如羽扇一般颤动。待得抬起眼来,才发现这个丫头居然长得令人感到惊艳!不同于一般乡下丫头的细白皮肤,小巧的瓜子脸,一双亮如星清如水的眼睛也不避开自己,就这么跟自己对视。但是,里边看不到从前那种对自己或是花痴或是惧怕的神色,相反,自己倒是觉得那双眸子中闪动着一种兴奋——就跟自己每每到了战斗前的兴奋一般。

    叶致远略略感到有些不自在,错开了自己的目光。

    红豆好笑地看着他始终冷着一张脸,就是道谢的时候也没见分毫变化,这个时候忽然红了起来!

    这算什么啊?自己一个姑娘家还没脸红呢,他个脸上带疤的汉子倒先害臊了?

    李成嗽了嗽嗓子,觉得挺满意。这次分到李家庄的兵士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足足五六十人。

    要说呢,李家庄在这附近的十里八村中,也就是个中等大小。别说跟镇上,就算是不远的榆树村,也是没得比。弄得他这个里正当着,也总是差了那么点儿滋味。

    这一下子来了五六十号的兵士,先不说什么本地外来的话,就说往后这些人都成了家,那李家庄可就一下子多了好几十户了!说出去,也是自己的脸面不是?

    更何况,这帮子人的头儿叶致远,据说是靠着打仗的时候不要命,立下过大功,退下来的时候军里头的什么将军都舍不得呢!听上回送他们过来的陈书吏说,就连县太爷,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那可真算是有来历的了。

    因此,李成打定了主意,一定得把这帮人照顾好了。

    不过,这照顾归照顾,也得讲究个章法。他是个里正,虽然比不得正经官职,可好歹在这李家庄是一口吐沫一个钉的,怎么行事都有一定之规,那决不能让人小看了去——不然,往后怎么在这些兵士面前主事?

    当叶致远跟他商议这庄子里是否有空宅子供伤弱先行住着的时候,李成立马就想到了,这些兵士的帐篷就挨着赵达家里,开了春也是要在这里建房子。赵达家里宽裕,两口子住着挺大的院子,空屋子还是有两间的。况且赵达家里也没有年轻媳妇小姑娘,也没啥避讳。

    至于红豆……

    红豆再怎么好,也是被退过亲的,还带着俩拖油瓶子,往后这再想找婆家,估计是难了。更何况这丫头自从分了家,忽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没事儿就进城,今儿收拾房子明儿要把地佃出去,看上去就不是个踏实过日子的。若是没有意外,大概也不会有谁家能上门提亲了。

    这回好几个病了的兵士呢,住在赵达家里,光靠赵达家的一个人肯定顾不过来。村子里别的人对这些兵士又有些惧怕,倒不如让红豆过去帮着忙。万一,人家能有谁看上了她呢?

    李成觉得自己实在是很顾看族人的,这么谋划,也算对得起红豆早死了的爹。

    红豆答应了要帮忙,也就没有多想,自然不知道李成心里的算计。要是知道了,恐怕又要笑了——里正大叔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天色渐黑,赵达家的张罗着做饭,留叶致远等人吃饭。

    叶致远起身推辞:“我那几个兄弟里,有两个在北地受寒极重,当不得冷。若是方便,能否今晚就让他们搬过来?只要有个搪风的住处,也不敢给两位老人家多添麻烦。”

    赵达家的心肠最软,忙道:“有什么不方便的?你们就赶紧的搬过来!这病人耽搁不得!”

    “大牛,你也过来住吧?”赵达问杨耀祖。

    杨耀祖忙摆摆手,“大家伙儿都是一块来的,我身体好着呢,过来住不大好。横竖以后都跟舅舅在一处了,日日都能见到。还是不过来了。”

    赵达叹口气,知道杨耀祖说的也是真的。就算在这边安家落户,有自己照应着。可是杨耀祖说到底还是外边来的,在村子里没有根基。那些兵士好歹跟他一块儿当过兵,往后啊,那就是人脉了。这个时候单独他搬过来住,就怕跟别人生分了。

    当下,叶致远就和杨耀祖一起回了帐篷去接人,赵达的车都没有卸,正好也跟着过去了。红豆跟赵达家的一起,收拾了西边的厢房。两个人手脚麻利,很快将厢房里的杂物清理了出来放到棚子里,红豆还用木柴烧了炕——刚刚叶致远说了,里边有受不得寒的人呢。红豆估摸着,或许是北地战场上得了关节炎。这样的病,冬天或是天气突变的时候,可是遭了老罪呢!

    才收拾好了,炕也烧热了,叶致远等就送了五六个人过来,都挺虚弱,其中一个还是独臂。更有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发着烧,满脸通红,人也晕晕叨叨的,嘴里还叫着娘。

    赵达家的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她这辈子就缺个儿子,看见这样的孩子遭罪,就心疼。

    赶紧张罗着把人送到屋子里去。

    几个人自有铺盖,这个红豆就不好帮手了。于是杨耀祖亲自上炕,一个一个安顿好。

    叶致远却是将手里的药包子递给红豆,说道:“石头来的路上冻着了,这是药。每天两次,三碗水煎成一碗水。”

    红豆无语地接过来,这还真是拿着自己当使唤人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