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田园之娇娆小农女 > 叶致远的主意,赵玉兰归家

叶致远的主意,赵玉兰归家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豆擀皮儿十分利落,供赵达家的和杨耀祖两个人一起包,还绰绰有余。擀完了面剂子,红豆也拿起了饺子皮开始包饺子。饺子边儿上,还捏出了花边。

    人多动手快,饺子包的差不多了,赵达家的便让杨耀祖包剩下的,她赶紧着去热菜烧水。红豆趁这个功夫跑回家去,将中午拣出来没动过的肉菜凉菜都端了过来。不多时,里屋的大桌子上便摆上了红烧猪蹄、四喜丸子、小鸡炖蘑菇以及一大盆的肉骨头,又有赵达家的熬好的肉皮冻儿,红豆做的卤味拼盘,冷热一共六个菜,凑了个“六六大顺”。

    水开了下饺子,一个个小船儿似的滑进了锅里。因为是素馅,开了两开就熟了。红豆将饺子装在两个极大的白色镶红边儿盘子里端了进去。

    “吃饺子喽!”小二一声欢呼,嘴边还是油乎乎的呢。他右手吊在脖子上,夹菜就不利落。小三在他身边,倒是像个小大人一般,夹了一个饺子放进赵达碗里,“爷爷吃。”

    又给赵达家的夹了:“奶奶吃。”

    几个大人都给夹到了,又给小二夹了一个花边儿的,笑眯眯地说:“哥哥也吃。”

    小二一口咬掉半个,烫得直吐舌头。

    红豆赶紧给他喝了一口晾凉的白开水,这才好了。

    叶致远看着红豆且不顾着自己吃,只先照看两个弟弟,心里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暖意。

    “小二,你想不想学些功夫呢?”叶致远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小二睁大眼睛,“我能学吗?”

    “当然。”叶致远一本正经地点头,“给你接骨的时候我摸过了,你的根骨不错。不过,学功夫不是一时一会儿的,要吃大苦头才能学好。”

    “不怕,我不怕吃苦!”小二一下子站起来,大声喊着。

    “快坐好说话。”红豆按下了他,看着叶致远,犹豫道,“您说的是真的?”

    叶致远跟杨耀祖关系不错,如今按照辈分,杨耀祖算是红豆表叔,因此红豆对叶致远也就用上了尊称。叶致远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听说手上功夫很是了得。要是小二能得他指点,那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叶致远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心情大好,颔首道:“自然是真的。小二小三年纪正好,不过我说了,想学好了那必得能吃得了苦,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他自己都没注意,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已经扬了起来。

    杨耀祖别过脸不忍心看,叶头儿这变脸也太快了啊!

    难道他看上了红豆?

    杨耀祖平时一条筋的脑袋瓜子今天开了窍,突然转过这个念头。他立刻觉得惊悚了——以前在边境的时候,营里就有红帐,那里边都是家人犯了大罪被连累的女子,多数兵士都得了空都会过去爽一爽。还有的人趁着营里放假的时候去边城的窑子里逛。叶致远那会儿职位不低,可从来没见他去过这些地方。他还以为叶致远这辈子要当和尚呢!

    不过么……

    红豆这丫头现在是自己侄女啊,要是叶致远真看上了,那不是平白比自己就矮了一辈儿?叶致远叶头儿,跟着红豆一块儿,管自己叫表叔?

    杨耀祖夹了一个大个儿的饺子,蘸了醋蒜汁儿,放进嘴里狠狠嚼着——这真是好!一定要撮合他们,让叶致远叫自己表叔!

    这会儿,他倒是忘了,方才自己还为成了红豆的表叔而心酸了一把呢。

    红豆不知道杨耀祖心里这龌龊的主意,她欢欢喜喜地对叶致远道:“那有什么舍不得?不吃苦中苦,难得甜上甜啊。哪怕就当是强身健体呢,也是好的。不过,小三倒还罢了,小二性子却有些跳脱,我担心他学不来呢。”

    “姐姐……”小二不干了,攀着红豆胳膊,“我肯定能学好啊!”

    红豆亲昵地摸了摸他的头,安抚:“姐姐说错了,小二是个好孩子,能学好的。”

    叶致远看着她们姐弟的互动,越发觉得自己的主意是不错的。

    一顿饭吃的都很尽兴,小二小三肚子圆圆地滚到了炕上去,平摊开了躺在那里消食儿。叶致远杨耀祖都起身告辞。叶致远还好,杨耀祖却是喝了酒以后一张娃娃脸都红红的,赵达家的留他住下,他连连摆手:“那边儿还得去照看照看。”

    送了他们回去,红豆帮着赵达家的将桌子收拾了,几口人坐在炕上喝茶说话,顺便守岁。到了子时,村子里四处都响起了爆竹声。赵达也出去将自家预备的一挂鞭炮放了,红豆又去煮了饺子,几个人吃了,红豆便带着小二小三回去——俩孩子已经困得不行了。

    赵达家的说晚了留他们住下,红豆忙道:“明儿一大早村里人必然要过来串门拜年的,要早早起来,我们家里肯定没人过去,还能让他们多睡会儿。”

    赵达家的听了,这才罢了。和赵达一起亲自送了姐弟三个人回去,又帮忙烧热了炕头,老两口子也疲惫了,回去睡觉不提。

    大年初一,村子里人起的都挺早。打扫了庭院屋子,草草吃过早饭,便要到村子里长辈或是相熟人家去拜年了。还有些小孩子,成群结伙地往各家走动。一般大人们都很是欢迎他们的,这里的风俗,小孩子去的越多,来年家里就越兴旺呢。

    趁着这个机会,赵达两口子带着红豆姐弟去了里正家里,说两家结了干亲的事儿。李成听了,觉得心里有些个不是滋味。按说呢,谁认干亲,与他这个里正也没什么相干。不过红豆姐弟不一样啊!没爹没娘的孩子,可不是得族里照应些吗?她认了外姓人当干亲,是不是对族里有不满啦?

    赵达跟李成一块儿长大,挺了解他。李成这个人,没什么坏心眼,但是却小心眼。凡事总要翻来覆去地掂量,总爱往复杂了想。因此也不理会,说了些过年的喜庆话,就带着老伴红豆他们回去了。

    快要到家的时候,赵达家的忽然一拉赵达,“你瞧,门口站着的那个,是不是玉兰?”

    赵达本来背着手低头走,这一抬头,可不是么,自家门口等门的,不是女儿玉兰又是哪个?

    他皱起了眉头。

    按照规矩,初二才是出门子的姑奶奶回娘家的日子。况且女儿嫁的是离这里几十里的胡家村,这一大早的,怎么就到了等门?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

    “玉兰!”

    赵玉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猛然间听到赵达的声音,抬头看到了爹娘,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凄惨地叫着:“爹,娘,救救女儿,救救你们的外孙女外孙子吧!”

    ------题外话------

    又有极品要出现,炮火一级准备!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