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田园之娇娆小农女 > 并肩走在大街上

并肩走在大街上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玉兰针线活做的很快,不到小半日,一件暗红色半身棉袄,一条葱绿的棉裙就做好了。

    “来,瑾娘,过来试试。”

    瑾娘接过衣裳,开心得脸颊都是红红的。她从来没有过自己的新衣裳,从前都是奶奶管着家里的用度,她的衣服都是穿姑姑和大伯家菊娘姐姐穿小了的。这还是她头一次有自己的新衣服呢!

    换上了新的衣裳,瑾娘略有些黄瘦的小脸露出些许羞涩,一双亮闪闪的眼睛中却是放出了光彩。

    “瑾娘妹妹真是个小美人。”红豆坏心大起,伸手轻轻摸了一把瑾娘的脸蛋,逗得瑾娘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

    玉娘满眼羡慕,跟姐姐相比,她更是惨一些,衣裳传到她身上的时候,早就破旧不堪了。

    不过,她也是个懂事的,听见赵玉兰又要给她量尺寸,摇着头小声说道:“娘歇一会儿。”

    红豆过去接过赵玉兰手里的软尺,笑道:“我来吧,玉娘妹妹,可别嫌我手艺不好呀。”

    玉娘今年八岁,瘦瘦弱弱的。红豆给她做的,是一件桃红色的短身棉袄,只刚刚过了臀部,盘扣小立领,袖口处留了寸许宽的紧口,严实保暖。底下则是一条同色的掐腰棉裤,裤脚处还镶了一道绛红色的边儿。

    到底是小孩子,新衣裳比什么都有吸引力,玉娘就那么坐在炕桌旁边,双手托着腮,眼巴巴地看着红豆。

    “红豆姐姐,为什么不给我做裙子啊?”

    红豆故意惊讶地叫:“哎呦,小丫头还想穿裙子呀?”

    “没,没有么……”玉娘着急了,结结巴巴地说话,“我穿什么都行的……”

    红豆抿着嘴笑:“傻丫头,急什么呀?你还小呢,穿着棉裙子不好活动的。等过了冬天,姐姐给你做一身儿更漂亮的春衫,一定有好看的裙子,绣花的,好不好?”

    玉娘眼睛一亮,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两手的手指绞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真的么红豆姐姐?”

    “不骗你的,等咱们赚了大钱,想穿什么衣裳就穿什么衣裳!”红豆说的豪情万丈。

    赵玉兰和瑾娘一起整理着包袱里剩下的布料,苦笑道:“我也不指望大富大贵——那跟做梦似的呢。能靠自己两只手,把他们姐弟拉扯大了,不再跟从前一样受气,就是阿弥陀佛了。”

    红豆见她总是难以释怀,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情,谁也都一时难以想开了。因此,也并不狠劝,只说:“只要肯卖把子力气,好日子在后边呢。”

    她心里打定了主意,过了年就去问问成衣店的行情如何。若是有市场,等自己手里有了本钱,就去县城里盘个铺子过来做。

    ……

    日子转眼就到了初十,这天,衙门里重新办公。赵达请了叶致远一起,去县衙里给赵玉兰办和离的文书。红豆因要去王大娘家里打点第一次接的绣活儿,故而也跟着一起。

    到了县衙门口,胡建胡全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许久。一见了他,赵达等人都吓了一跳——不过短短数日,胡建两只眼睛里都是血丝,整个儿人都瘦的有些脱形了。

    “玉兰……”胡建眼睛痴痴地看着赵玉兰,“你还好么?”

    赵玉兰与他成亲多年,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和,相反,夫妻感情还是很深的。见了他这样,赵玉兰心里骤痛,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

    赵达现在对这个姑爷是又气又恨,恨他不能护卫妻儿,更气他到了这个时候还做出这个样子来博取女儿的同情!

    重重咳嗽了一声,沉声道:“如今不必说啥了,该办的办了,各回各家去!”

    胡全始终沉着脸没说话。

    过年正是人们走亲访友的时候,初一那天的事儿,没两天周围四村八店的都知道了。当面没人说,背后谁不是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说他们老胡家缺了德了?

    早知道这样,那天说什么也不应该让老二跟赵玉兰写什么和离书!真是羊肉没吃到,惹了一身膻!

    “赵大爷,您看是这样,这一进去呢,事儿可就真没有转圜余地了。是不是咱们再……”胡全赔笑道。

    “咋了?”杨耀祖大马金刀往前边一站,冷笑,“文书都写好了,银子你们也拿了,今儿又要反悔?”

    胡全脸上一僵,看向胡建,示意他说话。

    胡建却不看他,只呆呆地看着赵玉兰。

    红豆心下撇嘴,伸手扯了扯赵玉兰的衣袖。赵玉兰本来有几分心软,但是转念想到,自从回了娘家这几天,孩子们吃得也好了,穿得也暖了,出来进去的,脸上笑容也多了些。怎么看,怎么也比在老胡家担心被卖了强出几座山去!就算以后自己赚的不多,也好过让人打孩子的主意!

    想到这里,她狠了狠心,别过头不看胡建,低声道:“我们进去吧。”

    胡建眼睛一下子黯淡下来,垂下了头。手上攥了攥拳头,终于,率先走进了衙门。

    叶致远事先已经过去打了招呼,这会儿就没他什么事儿了。恰好红豆要去王大娘家里,他便自告奋勇送她过去。

    俩人并肩走在街上,一般的铺子都是要过了正月十五才开门的,因此,县城里显得有些冷清。

    红豆一家一家铺面看过去,心里暗暗盘算着。

    “想什么呢?”叶致远面冷,心里却挺八卦。

    “啊?”红豆回过神,“哦,我在想,这条大街是咱们县城里最繁华的了。要是在这里盘下一间门脸,大概要多少银子呢。”

    “你想做买卖?”

    红豆偏过头看叶致远,见他黑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很是专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不由自主地热了起来,心跳也快了。

    “嗯,是有这个打算。我家里有田地,不过我不大在行,都佃出去了给别人种。你知道我的针线活还算不错,眼下就要接些零碎的活计回去做。虽然来钱还算稳当,可终究是从别人手里讨饭吃。哪天人家不用了,也就断了钱路。我想了很久,还是自己做,才更稳妥些。”

    不知不觉的,红豆居然对着叶致远说了心里盘算许久的话。

    叶致远看着她,平日里平淡无波的眼里透出几分笑意,随即道:“小二小三,你不打算让念书了?”

    “当然要念书了,怎么了?”

    叶致远摇头:“若是只认几个字倒也没什么,不过,若是想让他们考科举,你这做买卖的心思就得歇了。咱们大燕朝历来有规矩,从商者三代内不得科举。”

    “啊?还有这样的规矩啊?”红豆傻眼了。

    ------题外话------

    感情开始小小发展,嗯,就是这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