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田园之娇娆小农女 > 卜秀才自取其辱

卜秀才自取其辱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路人对着红豆指指点点,让卜东仁心里好受了不少。他挑起眉头,故作大度地高声说道:“算了,红豆你没有读过什么书,不懂得道理也是难免。今日我不与你计较,但是还望你以后谨言慎行。毕竟,不是谁都像我一般念着旧情,不肯为难你的。”

    一番话说得至情至理,再加上他本身长得很是不错,浅色的书生衫衬得他很有些玉树临风之感,让人不免更加多了些好感。吴婉娘满含爱意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嘴角边尽是与有荣焉。

    红豆看得险些吐了——要是自己不知道卜东仁的嘴脸,恐怕也得说眼前的一幕颇具美感。但是一想到原先的红豆,就为了这么一个见利忘义虚荣自私的男人跳河自尽,一缕孤魂不知道何处去了,她的心里就难泯怒火。至于说卜东仁的娘,为老不慈,自己又凭什么尊重她?

    一对贱人!

    红豆冷笑,扬声道:“真是难为卜秀才你的大度!我倒是很想不与你们一般见识,但是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也别让围观的父老乡亲们糊涂着。我与你,本是一个村子里住着。老一辈儿感情好,指腹为婚。昔日,你家里困难时候,我父母尚在人世,没少帮扶你们吧?你摸着良心说说,你最初进学堂时候的束脩是不是我家里帮着交的?等我父母过世了,我受尽欺侮的时候却不见你们出头。原本我想着,或许是你们不好出面,毕竟咱们只是有婚约,却还各自过着日子呢。谁知道你们打得好算盘啊,才不过中了一个秀才,就立马攀上了财主家的小姐,五两银子打发了我这个乡下丫头!这也就罢了,桥归桥路归路,从此各不相干。你又有什么立场站在这里来教训我?还有吴小姐,若是你被人强行退婚,险些命丧黄泉,是不是还能如此云淡风轻地说出什么罪不及父母的话呢?哦,我倒是忘了,正是为了你,我才被退亲的,也难怪,想必他卜秀才的娘亲得是把你供起来的吧?”

    说着话,眼圈就是一红,对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微微福了福身子,哽咽道:“让大家伙儿看笑话了……”

    原以为是普通的口角纷争,谁知道还牵扯出这么一段恩怨呢。人呢,大多数都是站在弱者这一边,红豆一通话,一落泪,就有人看不下去了,冲着卜东仁啐了一口:“呸,我还当是个好的呢,原来是这么个忘恩负义的人!”

    “就是啊,方才听那女人说话斯斯文文的,谁知道能干出这等坏人亲事自己上的事儿啊!”

    吴婉娘的娘家在桃花镇上,说起来虽然也是在本县辖域中,但是县城在东南,而桃花镇在西北,李家庄在中间,倒是跟一条直线差不多。镇上与县城相差百多里路,谁会知道一个小秀才退亲娶高门女的事儿呢?

    卜东仁跟红豆退亲后没几日就娶了吴婉娘,全家人都搬到了桃花镇上去。若不是今日进城来拜望自己的老师,根本碰不到红豆。若是他肯老老实实地装作不认识,或是随意打个招呼过去也就罢了,偏生端起一副读书人的架子来教训红豆,却不知道此时的红豆早已不是当初的红豆,不但伶牙俐齿地反驳了他,还将他的丑事说了出来。卜东仁的脸红了又青,青了又白,跟个会变色的茄子似的。

    路人的嘲笑讽刺,其实卜东仁并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群愚人,人云亦云罢了。等他来年秋天参加乡试,那举人自然是手到擒来,到时候看看谁还会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他在意的,是方才自己来拜望过的老师,文渊书院的方孝悬先生。

    方先生乃是远近闻名的大儒,当年会试的解元,论起学问来,当真是了不得。不过,此人时运不济,会试后父亲去世,他不得不回乡守孝三年,就未能参加殿试。等到三年孝期一过,母亲却又过世,又是三年;母孝过后,又是发妻一年孝。如此,方孝悬便有些心灰意冷了。索性闭门不再参加科举,专心做起学问。后来更是回到老家,开办了文渊书院,教导家乡后辈,因此,赚得了好大名声。

    卜东仁刚刚就是带着妻子吴婉娘去拜望了方先生的,凭借着一张不错的面皮,斯文的谈吐,谦恭的态度,很是得方孝悬的好感。这要是自己中了秀才便违约另娶的事儿被传到方先生耳中,以后的秋试还怎么让方先生帮扶?

    一想到这里,卜东仁眼睛都要冒火了!

    “相公,相公……”吴婉娘虽然只是个土财主的女儿,但是从小娇生惯养,自视很高,哪里被人指点着说过一个字的不好?当下就受不了了,扯着卜东仁的袖子潸然泪下,“我当初只是仰慕你高才俊杰,真的不知道你已经有了婚约,更想不到因为我一时糊涂,害你和这位姑娘退亲,我……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流泪,看上去真有一种楚楚可怜之感。不过,她只顾着说,却完全没想到方才那一番话,整个儿将卜东仁放到了一个更加不堪的境地。

    卜东仁心里那个气啊,这女人平时看着挺聪明,怎么说话这般不晓事!

    眼光一转间,突然看到一个身影,脑中立时一片空白——那不是方才送自己夫妻两个出来的方家总管吗?怎么办,怎么办,这事儿,肯定会被方先生知道的!

    都是红豆!

    想到这里,卜东仁的眼中几乎冒出火来!

    他大步上前,举起手来对着红豆就要打下去,“都是你!”

    红豆挑了挑眉毛,刚要抬脚踹过去,叶致远已经抢上前,伸手攥住了卜东仁的腕子。

    “啊……”卜东仁只觉得手腕子一阵剧痛,疼得他眼前发黑,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你,你快放手,放手……”

    叶致远冷笑:“一个男人,就只有这点打女人的本事?不反省自己做错过什么,反而将错怪罪在女人身上?既然这样,这只爪子留着还有什么用?”

    他知道了眼前这个人就是红豆曾经的未婚夫,也知道红豆就是为了这么个人渣,跳河轻贱自己的性命,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恼火,手上更加了几分力度。

    卜东仁一声哀嚎,他觉得自己的腕骨都要折了,不禁大叫:“我可是有功名的秀才,见了官老爷都不必下跪。你敢跟我动手,信不信我将你告到衙门里去!”

    “是么?”叶致远眼中冷光闪动,“你确定要去衙门告我?”

    他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此时的气势,又岂是一个只在乡下念了几年书的秀才所能及的?

    卜东仁张着嘴急速喘息,却是说不出话来了。

    吴婉娘想要上前来帮忙,又被叶致远冷冷扫了一眼,吓得缩在了一边躲到小丫头身后。

    “呦,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啊?是不是有人闹事呢?”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来,众人都转过头去看。就见一个二十来岁的捕快含笑倚在拐角处,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一个小荷包。

    ------题外话------

    没留言么,真的没留言么……心里哇凉哇凉的啊亲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