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田园之娇娆小农女 > 给了韩氏一耳光

给了韩氏一耳光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别庄大门口停着一辆马车,气派非凡。车前站着两个妇人,都是绫罗裹身,头上插金戴银的。看衣裳的样式,应该是身份较高的仆妇。车后边,还跟着一辆普通的马车。

    这个阵势……

    红豆眯了眯眼睛,莫不是来找茬儿的?

    一个穿暗绿色衣裳的仆妇上前一步,挑着眉尖儿,带着几分鄙夷,上上下下打量了红豆一番,回身说道:“少奶奶,人已经出来迎您了。”红豆皱眉,这就是大家子里有头脸的仆妇?出口就伤人,究竟是在朱家待久了觉得自己实在有些了不得了,还是天生就这么蠢?

    “嗯。”

    华丽的马车中传来一个柔美的声音,随即后边车里跳出两个俏丽的丫头,一个打起帘子,另一个就伸手扶了车里的少妇下车。

    红豆瞬间觉得自己被闪了眼睛。

    眼前的少妇身上穿了大红色织金绣海棠花色的齐胸长裙,外边罩了同色软罗长衫,腰间束了闪金如意带,满头珠翠,从上到下闪闪亮亮。

    这少妇看上去也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鹅蛋脸型,柳叶细眉,水波盈盈的眼睛似乎天生就带着无限的柔情一样。

    “还不过来见过少奶奶?”身着绿衣的俏丫头一声娇斥。

    “丹桂,不得无礼。”韩如梅回头斥责了一句,对着红豆轻轻一笑,“这位姑娘不要误会,我是子熙哥哥的妻子。知道姑娘在这里,特意过来看看。不知道能不能进去说话呢?”红豆点头致意,“朱少奶奶,请吧。”

    人都来了,站在大门外总不是个事儿,红豆只得将人让到了外院的客厅里。至于后边,是那二十个女工做双面绣的场所,是不会让她们进去的。

    韩如梅坐定,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红豆,见她虽然只是布衣布裙,且不施脂粉,但肤色白皙,五官精致,身段窈窕,整个儿人如同三月里才开的牡丹一般颜姿娇媚,尤其那一双眼睛,黑若点漆,眨动之间为她平添了几分灵动。

    压下心里泛起的酸意嫉妒,韩如梅对红豆柔声说道:“说起来,是我来的冒昧了些,姑娘还请勿怪。”

    红豆坐在主位上,含笑道:“朱少奶奶客气了。不知道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呢?”

    韩如梅微微一怔,没想到自己找上门来,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女人居然全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心里便有了些火气,修剪得细细的眉毛便皱了一下。

    朱子熙这次回清远,住的时候不算短。可就是这样,他愣是一天都没有踏进过梧桐苑,平日里就跟完全没有这个妻子一般。

    韩如梅心中气苦,却又拿朱子熙没有任何办法。她放下身段自尊去求了,却害得自己的乳娘王嬷嬷狠狠挨了一顿板子,至今还没完全养好身子;也到家中长辈那里告状了,结果呢,从老太太到太太,谁去劝说朱子熙,全都被气了个倒仰。软的硬的都用上了,朱子熙依旧是油盐不进。非但如此,大有一种你若愿意,咱就撕破脸闹到外边去的架势。迫于面子,韩如梅这些日子也是老老实实不敢生事。

    她不敢生事,不代表别人不敢。大韩氏如今恨死了朱子熙,满心地要抓住朱子熙的错处,就算不能把他拉下来,起码也要让他惹上一身膻。她在朱家经营多年,心腹还是有几个的,每日里找人盯着朱子熙,还真让她发现了一些苗头。

    朱子熙往这处别庄来过不止一次两次,大韩氏虽然知道了这里,却不知道里边的具体情形,只是听说这里有时会用车接送一个女子,便猜测这别庄乃是朱子熙金屋藏娇之所。

    她不过是个继母,这种事情当然不会自己出面干涉,只是命人在府里稍稍漏了些口风,传到韩如梅耳朵里罢了。

    原本大韩氏想着,依着韩如梅的性子,必然要与朱子熙打闹。谁知道这次,韩如梅也学得精乖了,她跑回娘家与亲娘商量了一回。她娘赵氏给她出主意:“你也不要吵闹,男人嘛,三妻四妾是平常的事儿。别说你们朱家了,一般的小户人家吃饱了饭,有几个不想着妻妾成群的?不说别人,就是我当初进门的时候,你爹那还有两个通房丫头呢。这事儿啊,女人是阻止不了的。不是我说,你的性子也该改一改,别听了你那姑妈的话就脑子一热,上回不是个教训?闹到如今,姑爷也不跟你亲近,这是谁的错?你听我的,就算真有这么个人,也别着急。你是朱家明媒正娶的大少奶奶,谁能越过你去?男人么,不过是图个美色新鲜而已,你由着他去!等姑爷新鲜劲儿过了,那外头的骚狐狸还不是你说了算?”

    韩如梅听了老娘的话,一口气憋在心里,没有轻举妄动。等到朱子熙一进了京,韩如梅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来了。

    赵氏也说:“趁着这个机会,把外头的那个骚狐狸接到府里去。一来,显显你的贤德;二来么,就是要把这名分定下来,到时候你是正妻,那妾室还不是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也能稍稍出口气!”

    就这么着,韩如梅琢磨了两天,终于决定要听赵氏的话,把红豆这个狐狸精接到朱家大宅里去做姨娘了。

    勉强压下心中的不喜,韩如梅浅笑:“昨儿才知道妹妹在这里,大爷瞒着我呢。要我说,其实大可不必,我又不是那等拈酸吃醋的人。妹妹花儿一样的人物,怎么能住在这样的地方呢?所以今儿我来了,为的就是接妹妹回去。等大爷回来,咱们姐妹一处相迎,也算是给大爷一个惊喜不是?”

    红豆觉得自己可能有些玄幻了,敢情闹了半天,这位朱少奶奶是把自己当成了朱子熙养在外边的女人了?还妹妹!这还要把自己接回到朱家去?是真贤惠过头了呢,还是学着王熙凤要暗地里整死自己呢?

    见红豆脸上表情变幻,却没说话,韩如梅以为她是有什么想法,忙又说道:“妹妹放心,我并不是小气的人。今儿既然上了门来,就是打定了主意要与妹妹好生相处的。不瞒妹妹说,我跟大爷从小一起长大,说句青梅竹马也不为过了。我看他,比自己性命还要重些。他喜欢妹妹,我又怎么会针对妹妹呢?顺着他的心意让他开心还来不及呢!我想,妹妹既然肯在这里,想必也是和我一样,对大爷有一番真心的……”

    “等一等!”红豆打断了韩如梅的话,“我想,朱少奶奶是有些误会了。我与朱少爷,不过是有些生意上的来往,或者说,我们是合伙儿做买卖而已。并不是朱少奶奶所想的那样,什么姐姐妹妹进府出府的话,还请少奶奶慎言。”

    “妹妹何必这样说呢?”韩如梅带着些许不悦,“说句不怕你难受的话,朱家是什么样的门第?几代行商,买卖做得大了去了。你没听人说过吗,咱们北方两大行商世家,一个是万县程家,一个就是咱们清远朱家。大爷从十四岁开始就执掌家业,他,能与一个女人有什么生意来往?”

    红豆不耐,起身道:“亏得少奶奶还说自己与朱少爷青梅竹马,看他重逾生命。你就是这样看待他的?你是他的妻子,纵然不信我,也该信自己丈夫的人品。你方才那番话,不但侮辱了我,也侮辱了你的丈夫。”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并不感兴趣。但是我知道,若是少奶奶再出口伤人,莫怪我会不客气。”

    “你!”韩如梅豁然起身,从见到红豆起便一直压制的火气涌了上来,冷笑道,“这么说你倒是个干干净净的人了?别说笑了!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着自己年轻貌美,在这里勾着大爷吗?我就不信了,这天底下谁会不喜欢富贵,谁能拒绝得了锦衣玉食!姑娘,我劝你一句,欲擒故纵固然能引得爷们儿一时,却是对自己没什么保证的!”

    她身后的绿衣丫头丹桂接口道:“少奶奶何必与她多说,您一片好心,倒是让她当成了驴肝肺。这个姑娘,我劝你一句,我们少奶奶心地好,才会想着接你进府。万一哪天大爷厌倦了你,你也不至于没口饭吃!否则,像其他人家那样,这里的宅子一收,谁管你是死是活?你别不识好人心了!”

    红豆一双妙目冷冷盯着丹桂,直到丹桂受不了,低下头去避开了,才看向韩如梅:“我这个人,脾气可能不太好。看在朱少爷的面子上,今日不会与你一般计较。你要是得寸进尺,我也不会让你白白侮辱了。老胡,送朱少奶奶出去!”

    “你敢!”韩如梅一声厉喝,也不再做什么端庄贤淑的样子了,指着红豆撒泼:“好,你说你跟我们大爷是合伙儿做生意,我倒要问问你,这里做的什么生意?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总不会是做暗门子的吧?”

    话音未落,脸上已经着了重重的一巴掌。韩如梅身后的两个仆妇两个丫头齐齐惊叫起来。

    韩如梅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红豆,“你,你居然敢打我?”

    她白嫩的脸上红肿了起来,嘴中隐隐有股子咸腥的味道。慌忙拿着上好的绸帕一擦,帕子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红。

    “你,你……”韩如梅从小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从来没有人动过一个指头。就算是朱子熙,对她一直是冷暴力,也并没有沾过她一巴掌。红豆这一个耳光,算是她开天辟地头一遭儿挨揍了。

    “你你你,你大胆!”丹桂哆哆嗦嗦地扶住韩如梅,“你居然敢跟我们大少奶奶动手,你……”

    “打的就是她这等不开眼的!怎么,你有意见?”红豆掏出帕子裹在了手上,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上前一步。丹桂一声尖叫,“你别过来!”躲到了韩如梅身后。

    红豆冷笑:“就这点本事,还敢来这里闹事?朱少奶奶,我劝你一句话,别听风就是雨的。人的眼瞎没关系,重要的是心别瞎了,否则哪天作出祸来,就得不偿失了!老胡,把她们给我扔出去!记住了,是扔!”

    一直守在门口的老胡立刻进门,身后跟着几个彪形大汉。

    “你,你们敢!”韩如梅捂着脸,指着老胡骂道,“你是谁?是大爷手下不是?若是,就是这么当差吗?我可是你们的少奶奶,你们居然看着这个小丫头欺辱我吗?快,把她给我从这里赶出去!不然等大爷回来,我要你们好看!”

    老胡心下叹气,大爷什么都好,怎么就赶上了这么个没脑子的少奶奶呢?

    “我们只是大爷手下,也只遵大爷一个人的命令。大爷说过了,他不在的时候,一切以姑娘的命令为准。少奶奶,得罪了!”

    手一挥,几个大汉上前,一人手上提了一个,真的是把韩如梅主仆几个扔了出去。

    随后,“咣当”一声,别庄的大门关上了。

    韩如梅跌倒在地上,身上华丽的衣衫都是尘土,脸上红肿一片,说不出的狼狈,哪里还有一丝大户人家少奶奶的样子?

    她看着那道红色的大门,眼中都是疯狂——这贱人,到底有什么手段,让朱子熙人走了,却还把得力的手下留了下来保护她?

    “少奶奶,咱们回去吧?”几个下人过来扶起韩如梅。

    “滚开!”韩如梅反手便是一巴掌,丹桂在最前边,这一下正好打在她的脸上,火辣辣地疼痛,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还不扶我上车?”

    丹桂知道韩如梅的性子,不敢再哭,抽噎了两声,扶着韩如梅上车。

    别庄里红豆心里到底气火难平,在厅里便走来走去。老胡劝道:“姑娘何苦生气?方才我见那一巴掌,已经把少奶奶的脸打肿了,还是想想下边儿怎么办吧?”

    红豆回过身冷笑:“怎么办?我又没有错,难道还怕她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姑娘可能不知道,这个大少奶奶,是朱家大太太的嫡亲侄女,也是咱们清远县韩家的姑奶奶。韩家虽然不如朱家势大,却也不是小门小户。且……说句不该说的,韩家的家风并不好,一味跋扈。这大少奶奶吃了这一回亏,必然要回朱家和韩家哭诉。大少爷一时又不在,姑娘怕是会有麻烦。”

    红豆越听火气越大,这都是朱子熙的错!自己好好的跟他合作,结果弄出来这么个事儿!

    “我不管别的,没的别人欺负我我还要去笑脸相陪的!你给朱子熙写信,让他赶紧回来管自己的老婆!要是管不了,那这合作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题外话------

    报告,明天要去平谷,如果晚上回不来,可能就要停更一天,先行说一声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