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田园之娇娆小农女 > 凉粉蘑菇,人骨头

凉粉蘑菇,人骨头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豆觉得自己真是躺着中枪,平白无故的,就成了人家眼里的外宅小三。不但如此,还把人家找上门的正室给甩了一巴掌,这要是传出去,自己都能成了一代小三奋斗的典范吧?

    她也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心思,收拾了一下东西,叫人直接送她回李家庄。老胡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劝她,只是额外又多派了两个护卫给她。

    到了大门口,老胡才开口:“明天……”

    红豆心里叹了口气,“明儿我休息一天,你们看好了家,别放任何人进来。后天一早让人去接我。”不是她小心眼,怎么看,那个朱少奶奶也不是能够吃下这个亏的感觉。

    带着满心的郁闷回到家里,红豆觉得自己身上粘腻腻的,便没有过去赵达那边。自己烧了热水先擦洗了一回,换上轻便的家常衣裳,满头秀发松松地挽起来,用一根银簪子别住,这才觉得舒爽了不少。

    这些天天气越发热了起来,红豆想着要给小二小三再做两身轻薄的短裤短褂换着穿。刚拿了东西到院子里,外边就有人叩门。

    起身去开了门,外边是水杏和香秀两个人。水杏手里拿着针线,香秀提着一个小篮子。

    “你们俩来的真是巧,我才进家门呢。”红豆把两个人让了进来。屋子里闷热,就在院中阴凉处坐下。

    “这个天真是闷热得很,西北那边儿天阴阴的,弄不好今儿就会下雨呢。”水杏把活计拿出来,放到院中的石桌上,嘴里抱怨,“幸亏你这是回来了,我都快被这个丫头给聒噪死了!”

    红豆诧异,“怎么了?”

    香秀把手里的小提篮往红豆面前推了推,“红豆姐,这是我娘今儿晌午才做好的槐花饼,特意让我拿过来给你尝尝鲜呢。”

    五月里正是槐花开得好的时候。李家庄村里村外槐树都不少,这会儿,满村里边都是槐花的香气。远远看去,整个村子就像在雪堆里一般。

    雪白雪白花瓣里带着些嫩黄,一眼看上去娇嫩无比。

    每年到了槐花开的时候,都是村里小孩子们的节日。槐花能吃,生吃带着一股子甜香味儿,还能煮粥、凉拌、蒸槐花糕,条件好些的人家,还能用油煎槐花饼吃。要是采下来晒干了,还能泡水喝——权当是茶叶用了。

    红豆这两天在村里来去,无论早晚,总能在槐树上边看到一个个淘气的男孩儿。或是坐在桠枝上撸槐树花,或是站在树底下接着花枝,拿到了手里就往嘴里塞。

    要说这槐花饼,她还挺想念的。从前外婆在世的时候,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也时常给她用槐花做饼熬粥。

    接过了提篮打开一看,里边的槐花饼还冒着热气呢,金黄喷香。红豆拈了一块儿放进嘴里尝了尝,赞道:“香秀,你娘做的真好吃。回去替我谢谢婶子啊。”

    塞到水杏嘴里一块儿,才问:“香秀,你没带着这个去县城里试试?又聒噪水杏什么了?”

    香秀听了撅起嘴,“红豆姐你还说呢,还去城里卖什么啊,已经被人抢了先了!”

    红豆看看水杏,示意她说。

    水杏放下了手里的针线,撇了撇嘴,下巴指了指村子东头,有些不屑道:“上回咱们一块儿进城,你不是告诉了香秀一个巧宗,去卖些应景的东西吗?那回她带着艾蒿去卖,后来婶子又和她一起去卖了两回青团子什么的,钱赚的不多,好歹能给家里割上两斤肉了。香秀这丫头就上了心,满心里打算着槐树花下来再去卖。结果,昨儿做好了东西进城,才发现槐花家里也弄了这些个去卖呢。人家还是好几个人一块儿出动,从槐花娘到槐花嫂子,再到她兄弟大虎子,一人一个篮子,卖的还很便宜。香秀还卖个屁啊?”

    忍不住,水杏就说了个脏字出来。

    红豆听了愕然。

    其实要说这买卖,原本是自己瞧着香秀这小丫头挺可爱,才告诉了她。说到底,这买卖谁都能做。毕竟是天地间杂生杂长的东西,谁去抢了先就是谁的。

    可是,这事儿要是槐花来做,就有些不地道了。

    本来么,都是要好的小姐妹,自己带着别人做绣活儿赚零花,独独香秀没有这份儿进益。

    正是看在这一点上,自己才教了香秀这个不用本钱的买卖。其实真算起来,卖个艾草团子槐花饼,能赚几个钱?跟那做绣活儿差远了。槐花家里人口多,条件差些,可是她手上绣活做得好,也做得快,这几回少说也挣了三四两银子了,一般乡里人家足够吃用几个月了,何必伤了姐妹和气,跟香秀抢那个小钱呢?

    香秀气呼呼地说:“红豆姐,其实我也就是凑个热闹。家里有没有这几个钱,也就是那么回事。我就是看着你们都能自己赚银子,吃也好穿也好,都能不用家里出一分半文了,心里佩服。因此,我也想着自己能有这份儿本事。可是,我绣活儿不好,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你上回告诉我卖艾蒿的话,我连着起来几个大早进城去卖,我娘瞧着还不放心,也放下农活儿跟着我去,赚了几个钱我也给家里人添了两顿肉吃,就这么着而已!香秀要是想做这个买卖,大大方方说了又咋地?难道我还能拉着她不许?现在叫什么事儿啊,偷偷摸摸的,看着我都要躲着走了!”

    说完,重重地哼了一声。

    水杏也说道:“要不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呢,从前亏我跟她好了一场。”

    红豆无语,只好拍拍香秀的脸蛋安慰:“别气了,不就是卖个槐花饼吗?等我想着好主意,咱卖别的去。你也说了,家里又不缺那几个钱,为这个气着也划不来。”

    香秀点点头,水杏却道:“就是你想到别的法子赚钱,也还是瞒着些吧。小心被槐花知道了,再比你抢了先。”

    “算啦,水杏姐你也别说了。”香秀叹气,“或许她也不是故意的,家里人多,需要用钱的地方也多,随她去吧。”

    “我是不说了,不过我敢保证,就这一回,她跟咱们这几个小姐妹就得离了心。”水杏又往嘴里放了一块儿槐花饼咯吱咯吱嚼起来。

    红豆起身,“行了,咱都知道她是个什么人,放在心里就是了。一个村里住着,还能咋地?你们俩都消消火,我去给你们拿凉瓜来败败火。”

    从井里提出了昨儿新买的香瓜端给水杏和香秀,俩人也不客气,各自拿起一个就啃。

    红豆看看天色,也该是要做晚饭的时候。天气热,她心里又有火气,也就不想吃那些个热乎乎带油的饭菜,只想着吃口凉凉的酸酸的东西。忽然灵机一动,问水杏香秀:“你们吃过凉粉没有?”

    “粉?”水杏香秀面面相觑,香秀问,“红豆姐你是说粉条子吗?那个我吃过啊,过年的时候炖肉里边放些,可香了!”

    “不是粉条,用的原料相同,但是做出来就跟肉皮冻似的,软软的凉凉的,吃的时候拌上麻油香醋和蒜泥,爱吃辣的可以浇上点儿辣子油,正适合天热的时候吃。咱不都是有绿豆的豌豆的淀粉吗?那个就可以做。”红豆兴冲冲说着,起身就去厨房里找东西。

    淀粉她家里还真有,做汤做菜的时候红豆喜欢放些让汤池浓稠。不过这个用的不多,过年时候买的,到现在还有一大包。

    掂了掂分量,足够熬一大锅的了。水杏和香秀也坐不住了。她们都知道红豆做饭好吃,还经常能出点儿新鲜的点子来,这凉粉虽然没吃过,但是听着就够让人流口水了。俩人拿着瓜,一边儿啃着一边儿跟过去。

    红豆刷干净了锅,又添了大半锅水加了少许盐,让香秀帮着烧火。她自己把不知道是什么豆子的淀粉和水按照比例混合好了开始搅拌,一直到盆里的水和淀粉充分混合成了浆状。这个时候大锅里的水也开了,慢慢的将淀粉浆倒入锅里,一手用勺子不停地搅着。锅里的水慢慢变了颜色,开始粘稠起来。等到粉浆彻底变成了糊状,红豆赶紧用勺子把淀粉呼呼盛到了另一个干净的盆里。

    “这,这能吃吗?”水杏用筷子按了按,“跟浆糊似的,能好吃?”

    红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着说道:“这个当然不能吃,还得晾凉了才行。你们帮我一下,咱们把这个吊到井里去,凉的快些。”

    三个姑娘一起动手,把盛着粉糊的盆吊到了水里,又一起坐在阴凉处做针线说话。过了有半个时辰,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玉娘蹦蹦跳跳过来找红豆,“红豆姐姐,姥姥问你过去吃饭不?”

    “我不过去了,你跟奶奶说,我请香秀和水杏在这边吃呢。”

    玉娘转身就要跑。

    红豆一把拉住,“等等,还有好吃的呢,你给带过去。让小二小三在那边吃吧。”

    说完,去井里费劲巴拉提了那盆凉粉出来。

    水井里的温度堪比冰箱,这个时候那盆粉糊已经完全凝固,成了冻状,就是上边的形状不太好,有些凹凸不平。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也是要切开吃的。

    红豆洗了几根黄瓜,切成了细细的丝,又指挥着水杏给择了几根香菜剁成了沫儿,青蒜剁成了蒜泥。她自己去炸了辣椒油,凉粉挖出来切成一厘米见方的小块儿,黄瓜丝香菜末儿青蒜泥一股脑倒进去,加了些盐,香醋,麻油,辣椒油,点了几滴酱油,拌匀了闻了闻,醋的酸香之中带着点儿辣椒油的味道,闻着就让人觉得开胃!

    给玉娘盛了一大盘子,红豆嘱咐:“慢点端过去,别洒了。”

    等玉娘走了,天色也快黑了。

    红豆点上灯,让水杏和香秀到堂屋里坐了,一人一碗凉粉,就着香秀带来的槐花饼,也是一顿饭了。

    香秀先扒了一口凉粉,顿时睁大了眼:“红豆姐,这个真好吃啊!又酸又辣,凉凉的,吃起来真过瘾!”

    水杏也连连点头,“真的红豆,这个现在吃着可是正好!要是过几天农忙的时候吃,又省事又开胃。每年我瞧着一到了农忙的时候,我爹我哥他们出去干活儿回来,热得饭都吃不下呢。今年我给他们做这个试试。”红豆夹起一块儿凉粉看了看,说道:“其实这个凉粉好做,尤其是用豆淀粉也行,红薯粉土豆粉也行,要是有荞麦,也能做。除了凉粉,还能做凉皮儿,也很好吃的。等往后有功夫再做给你们尝尝。”

    “红薯粉?土豆粉?”香秀水杏再次听愣了。

    红豆看她们满眼茫然,略微一想就明白了。自己来了大半年了,真没见过红薯土豆的影子。她记得这两样东西都是后来传入的,可是这里并不是自己以前认知中的朝代啊,难道这个时候还没传进来?

    “那两个东西都挺稀罕的,咱们一般人都没见过呢。我也是听人说的。”红豆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岔过去。

    不一会儿,水杏和香秀的娘就都过来找了

    一见了屋子里的情形,就知道那俩是在红豆这里吃了饭。香秀娘觉得挺过意不去,嗔着香秀:“让你来给红豆送点东西,你倒是不客气在人家里吃了饭。”

    “不碍的婶子,还得谢谢你的槐花饼呢。做的真好吃!”红豆笑着让她们坐下了,收拾了碗筷下去。

    水杏娘满屋子里看了一圈,才啧啧两声赞道:“这才多久啊,家里就像模像样了。香秀娘你瞧瞧,红豆这孩子长得又俊又能干,还带携着我们家水杏也稳当了不少。”

    如今水杏在红豆这里领绣活赚银子,水杏娘是千万个满意,对着红豆狠狠夸赞了一番。一边儿夸着一边儿又后悔——早知道红豆这么能干,说给自己二儿子多好!如今被外来人定了去,唉!

    香秀娘可不知道她那点儿小心思,附和了两句便起身:“天阴阴的呢,恐怕要下雨。还是赶紧回去吧。”

    说着,带香秀告辞了。水杏娘也不好多待,领着水杏也走了。红豆送出去一看,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盖满了厚厚的一层黑云彩,空气中也隐隐透着几丝水汽。看样子,一场雨是免不了的。

    拿上了雨具,锁好了门去赵达家里接小二小三。

    他们也吃完了饭,正跟小胖在院子里玩泥巴。一见了红豆,小二扑过来:“姐姐,今天的凉粉真好吃!”

    “还要吃!”小胖跟个小炮弹似的冲过来扑进红豆怀里抱大腿,红豆差点摔倒,连忙答应,“明儿我再做!”

    又把小三拉过来摸摸头,小三就很笑弯了眼睛。这孩子,总是这么内向,跟小二那个皮猴子真是两个性格。

    因为怕下雨,红豆赶紧带着两个弟弟回去了。

    果不其然,才到家里,外边便有闷雷声滚滚而来。不多时,风起雨落,红豆躺在炕上听着外边哗啦啦的雨声,渐渐入睡。

    次日一早,红豆还没起床,外边就有人拍门。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外边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赶紧穿好了衣裳起来去开门,门口站着的还是水杏。

    “红豆,今儿咱们去山里采蘑菇吧?”

    每到下过雨后,山里的蘑菇就多了起来。村里的女人孩子不用下地的,就趁着这个功夫进山采一些,或是自家留着吃,或是晒干了拿去城里卖,也是一笔小进项。

    红豆想了想,横竖也是没事儿,去山上逛逛倒也不错。

    “成,那你等会儿再来,我先伺候那俩小爷吃饭。”

    回身进屋洗漱了,简单地做了个疙瘩汤,又给俩孩子煮了鸡蛋,这才让小二小三起来。

    等吃完了饭,俩孩子一听她要上山采蘑菇,也闹着要跟去,被红豆果断拒绝了。笑话,山上的草已经长了起来,高的地方能没过小孩子,山路又滑,他们跟着去多危险?

    把撅起嘴的俩孩子送到了赵达家,瑾娘一听要去摘蘑菇,也想去。红豆便带上了她,又跟水杏香秀等四五个女孩儿汇齐了,每人都挎着个篮子,一块儿上山去了。

    刚刚下过雨,山上带着一股混合着泥土香气的湿润感觉。树下的蘑菇,枯木上的木耳,都长了出来。越往山上走,收获就越多。

    红豆领着瑾娘,细细辨认土里钻出来的每一种蘑菇。不过,她倒是没想到,瑾娘比她还来的熟练些。

    “红豆姐姐,这个鸡腿蘑肉最厚,吃起来也香,拿着它炖肉最好了。”瑾娘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大簇的鸡腿蘑菇,一声欢呼就过去摘了起来。

    红豆过去看看,这种状似鸡腿的蘑菇很普通,不光林子里有,就是家里的树下偶尔也会长出来。不过这么大一片,还是头一次见着。这好东西当然不能一个人独吞,红豆招呼了水杏等人过来一起摘。

    不多时,那边儿香秀又发现了一种叫鸡蛋黄的蘑菇,看起来颜色挺艳丽,红豆害怕有毒,岂料那几个女孩儿都说没事儿,也就又摘了起来。

    因为收获不错,也没觉得累,几个女孩儿嘻嘻哈哈地说着话,越来越往山上走。

    猛然间那边儿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几个人顿时吓得站住了。

    “这,这是什么声音啊?”巧丫儿颤抖着嘴唇看红豆她们。

    红豆摇了摇头,“像是谁见着什么东西吓着了……或许是见着蛇了?”

    水杏摸着胳膊,抬头看看有些密实的树叶,小声说:“咱还是回去吧,怪瘆人的。”

    瑾娘一双小手紧紧抓着红豆的袖子,紧张的小脸发白。

    红豆正要说话,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个人从林子深处连滚带爬地跌了出来。一见了有人,也不顾的看清楚是谁,指着后边大喊:“人、人骨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