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田园之娇娆小农女 > 奇葩的槐花一家子

奇葩的槐花一家子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傍晚时分,河边的人不算少,多是忙了一天的姑娘媳妇们在洗衣裳,再就是小孩子们在浅水里扑腾着消暑。

    一声尖叫传来,登时就惊了不少人。

    “好像是村西口儿那边!”

    “没错,快去看看,别是谁家孩子淘气玩水抽筋了吧?”

    “呦,那赶紧的!”

    就有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声音来处跑去。

    红豆听着那声音有些耳熟,对叶致远说了一句:“我也去看看!”

    从马上下来,提着裙子也是快步往那边赶。叶致远随即跟了上去。

    远远的,就瞧见那边围了不少人。红豆眼尖,顺着人缝看过去,怎么看那里边的人怎么眼熟,忙加快了脚步,来到了河边。

    河里,杨耀祖正拖着一个人奋力地朝岸边游过来。就有人从树上撅了一根长枝下来递过去,喊着:“拉着这个!”

    杨耀祖一手抱着人,一手拉了树枝,连拉带拽地将人弄了上来。

    那人也不是别人,正是槐花。

    她似乎被吓到了,一张瓜子脸惨白,眼中都是恐惧,让人看了不由得心生怜惜。槐花今年也有十五岁了,正是花一样的年纪,虽然平时家里吃的不好显得有些瘦弱,但是此时浑身上下湿淋淋的,衣裳都贴在了身上,少女曼妙的身材显露无疑。

    红豆一看之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忙上前去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夏天穿的衣裳都少,她也没法脱下自己的去给槐花围上,目光一转间,已经看到了站在一边傻了似的大虎子。

    “虎子,你愣着干嘛呢?还不赶紧回去让你家里人来接你姐姐?再告诉他们带着干松衣裳过来!”

    大虎子到底还是个孩子,方才见到姐姐突然掉进了河里,已经吓得呆住了。听见红豆叫,旁边又有人推了他一把,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忙忙地点头答应了,两脚拌蒜似的朝村里头跑。

    这边杨耀祖蹭到了叶致远旁边,脱下湿哒哒的短褂子拧了拧,抹了一把脸。

    叶致远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跌坐在地上的槐花,又瞧了瞧杨耀祖没心没肺的样子,心下就有点儿了然了。

    “身上都湿了,赶紧回去换。”

    “哦。”杨耀祖一时间没想到别的,再者湿衣裳穿在身上着实难受,点头应了就往回走。

    红豆离得近,没有忽略掉槐花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

    因为是姑娘落了水,跑过来的几个爷们儿家都自觉地避开了,叶致远也不例外,朝红豆使了个眼色,便跟在杨耀祖后边回去了。

    剩下的几个年轻媳妇围过去,有的问道:“槐花啊,有事儿没有?河底下不少石头呢,别磕着扭着的,起来试着走几步吧?”

    也有的笑着调侃:“你这孩子平时也稳重,怎么倒掉河里了?”

    槐花咬着嘴唇,声音还有些嘶哑,低声道:“我是来这边洗衣裳的,谁知道一脚踩在了一块儿圆石头上,没站稳就掉下去了……”

    村里人除了家里就有水井的,一般都在河边洗衣裳洗菜的,哪个不小心掉进水里去也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众人也没多想,七嘴八舌地安慰着槐花。

    “呦,槐花,那边你娘她们过来了。”

    红豆回头一看,可不是么,槐花娘跟在大虎子身后,跌跌撞撞地往这边跑,远远地还有个人在后边不紧不慢地扭着,看身形是槐花的嫂子。

    槐花娘四十来岁,脸盘有些黑瘦,与槐花相似的眼睛带着些操劳生活的浑浊。她扑到槐花跟前,也来不及问什么,眼泪先就掉了下来。

    要说起来,红豆来了这里这么久,槐花跟她关系也算是不错的,但是她愣是没见过几次槐花娘。听村里人说,槐花娘是个最软弱柔善的人了,平时连踩死一只蚂蚁都要伤心。从来不会跟人拌嘴,动不动就哭。就是当了婆婆,也是压根儿没有摆过婆婆的款儿,相反,倒是有些被儿媳妇拿捏的趋势。

    “婶子啊,您也只顾着哭啊,问问槐花磕碰哪里没有。”旁边有人看不过去了,插嘴道。

    “啊?”槐花娘一愣,才想起来,抹了一把眼泪,问槐花,“有事儿没有啊?”

    槐花红着眼圈摇摇头,轻声道:“娘,我没事儿。”

    “没事儿就起来吧,坐在地上别受了凉。我说嫂子,你回去给丫头熬点姜糖水去去寒,小姑娘家家的,可不能当成儿戏。”人群里跟槐花娘同辈份的赵四家的说话了。

    槐花娘嗯嗯两声,倒是后边跟来的槐花嫂子接过了话茬:“这样的天气,河水再凉也是有限的。咱都是粗生粗长的,哪就那么娇气了?”

    赵四家的好心提醒,却被噎了这么一句,脸上不由得挂不住,沉下脸说道:“我跟你婆婆说话,你这孩子插什么嘴?那是你亲小姑子,掉到了河里难道你这当嫂子的倒不心疼?嫂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那,那什么……”槐花娘嗫嚅着,眼睛看着地,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槐花嫂子就嗤笑了一声,尖声道:“我倒是想当个心疼小姑子的嫂子,可也得看看家里情况不是?这又是姜又是糖的,但凡我有,难道还能不拿出来?哪怕就是为了个好名声呢。这不是没有吗?四婶子你也别挤兑我婆婆了,让她说,也是没有。”

    要是别人家的儿媳妇这么得罪乡亲,估计当婆婆的都能大巴掌扇过去,偏生槐花娘嗯嗯唧唧连句话都没有。赵四家的气得脸色通红,呸的啐了一口,恨声道:“我这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你家的闺女,爱咋咋地!”

    旁边就有人拉了拉她袖子,劝道:“你少说两句吧,刚才不是还说洗完了衣裳要赶紧回去做饭?”

    赵四家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围观的人见槐花娘跟她嫂子这么没有外面儿,心里也都多少有点不满,全都散了。

    红豆也觉得挺无语的,这家子人怎么这样呢?

    这么想着,就扶着槐花站起来,刚要交给槐花娘,冷不防槐花嫂子凑了过来,离着她非常近,带了几分讨好地笑问:“红豆啊,得多谢你呀!你看你跟我们家槐花真是好呢,又说得来,又带携她赚钱,小姐妹处的真好是不?”

    红豆淡淡地嗯了一声,没理会她。

    槐花嫂子就跟没有感觉到她的冷淡一样,道:“你看,小姑娘家么,可不就得有几个好姐妹?好红豆,嫂子娘家还有个妹妹呢,跟你们年纪差不多,从小就心灵手巧的,那绣活比槐花都强不少。你看,能不能让她也过来跟你们一块儿做绣活?你也多几个润手的钱不是?”

    红豆冷冷地看着她,冷笑道:“嫂子真会说笑。首先,这绣活谁能做谁不能做,也不是我说了算的。那都是县城里朱娘子家的绣坊管事说了算,我不过是从中间给传个话而已。其次,不管你信与不信,咱们村里做绣活的,都是我的小姐妹,我一个钱也没有赚过她们的。眼下咱们村里还有多少小妹子们眼巴巴等着接活儿我都不敢应下呢,怎么好给外村的?”

    槐花嫂子听了不免有些气愤,眼珠子转了转,继续拉着脸央求:“又不是外人,你跟槐花不是好吗?活儿给谁不是给啊?你说是不是啊槐花?”

    后边那句是对着槐花问的。

    槐花穿着湿漉漉的衣裳,虽然是夏天,这么半天了也是有些受不住,嘴唇都有些发白了。

    红豆没等她说话,直接制止了:“槐花,你要是当我是姐妹,就别开口。不然,咱们两个脸上都不好看。婶子,这会子凉,槐花可还穿着湿衣裳,您还是赶紧着送她回去吧!”

    说完,也不看槐花嫂子瞬间黑了的脸色,甩手就走了。

    到了家门口,想了想,还是先去了赵达家的。才一进了院子,就瞧见杨耀祖已经换了一身干衣裳,正坐在院里边,抱着一只蓝边儿大碗喝姜汤,赵达家的跟赵玉兰坐在一旁整理着东西。

    见红豆进来,赵达家的满脸喜色,叫道:“快过来,瞧瞧这些!今儿已经托人去水杏家里提亲了,她娘也应下了。咱们备好了东西,过两天好日子,就下定!”

    红豆过去瞧了瞧,桌子上边摆着的无非都是些下定要用的零碎东西。至于大件儿的布料首饰,恐怕还得到县城里去买。

    “红豆啊,这两天你得空,跟我上城里去一趟。我跟你爷爷商量好了,这下定的聘礼呢,衣裳就不给做了,按着季节给买四身好布料,再去打套新的银首饰。另外,聘礼银子给二十两,让水杏家里看着怎么用,不能委屈了人家孩子。”

    红豆心里盘算了一下,赵达两口子心疼外甥,东西必然是要预备好的,衣裳料子加上银首饰,再算上那些个零七八碎的东西,怎么也得几十两银子了。

    杨耀祖一张俊脸红红的,却不能不说话,他站起来连连摆手,“舅妈,怎么能让您跟舅舅出钱呢?我这里有银子!舅舅的钱,留给表姐和瑾娘小胖他们!”

    “坐下喝你的姜汤!”赵达家的白了他一眼,嗔道,“跟舅舅舅妈见外什么?老话儿都说,娘舅亲娘舅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呢。姐姐姐夫过世早,你可不就是你舅舅的儿子一样?你手里头也散漫,当兵赚的那几个卖命钱,都仔细收好了,以后成了家过日子用!”

    杨耀祖低下头去,眼圈却是红了。

    “行啦,你别做出这副样子,我可看不上!”赵达家的怕他吃心,又接着说道,“你也别觉得欠了我们的。告诉你啊大牛,往后我跟你舅舅老了,还指着你替你表姐外甥们撑腰呢!”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杨耀祖再说不出别的,心里却是打定了一个主意。一仰头将整碗姜汤喝了下去,又被呛得直咳嗽。

    一时无话。

    次日一早,红豆刚刚起来洗漱完毕,就听见外边有人拍打着门,叫着:“红豆姐姐,红豆姐姐!”

    红豆随手挽了挽头发,出去开了门,玉娘一下子跳进来,着急地说:“姐姐你快过去看看吧,那个槐花一家子都来了!”

    红豆眼皮跳了几下,心下一沉,忙问:“怎么回事?”

    玉娘跺了跺脚,气呼呼道:“他们说表叔昨儿个救了槐花姐,又抱了她,什么槐花没了名声,说是要让表叔什么责,娶了槐花呢!”

    这都什么事儿啊!

    红豆昨天就直觉有事情要发生,果然就来了!

    来不及想别的,嘱咐玉娘在这里等小二小三起来照看他们洗漱吃饭,红豆快步走到了隔壁,里边正嚷嚷着。

    瑾娘站在厢房门口,往正房探头听着,一看见红豆,立刻就不好意思了,羞涩地一笑。

    红豆没心思理她,几步就进了屋子。

    “她婶子,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已经跟水杏家里提了亲,媒人就是村东口王九嫂子。水杏家里呢,也应下了这门亲事,下定的日子都定了下来了!根本不可能去娶你们家槐花啊!”赵达家的忍着气,说道,“你总不能让我们做那不义之人吧?”

    红豆一眼看过去,赵达两口子坐在炕上,地上的木桌旁边,分别坐着槐花娘,槐花的兄嫂。

    赵达家的话一出口,原本低眉顺眼的槐花娘眼泪就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哽哽咽咽,完全说不出话来。

    槐花哥哥一下子站起来,怒道:“那你们说怎么办?我妹子的身子被你们外甥抱过了,当着那么多人,名声也毁了!往后,谁还会娶她?你们不答应这门亲事,她就只有死路一条!”

    “啪!”赵达猛然一拍桌子,刚要说话,被赵达家的拉了一把,示意他稍安勿躁。

    赵达家的平静地问:“照你们的意思,大牛当时看见槐花掉水里,就不该管她,由着她淹死?这救了人的命,还要救她的姻缘,这是哪门子道理?”

    槐花嫂子转转眼睛,笑着说道:“赵家奶奶,您也先别气,听我说句话。您看,这您的外甥跟水杏的事儿,不是还没下定吗?这没下定,亲事自然就不算定了下来。就算是您再去提我们家小姑子,也算不上什么义不义的呀!不是我说嘴,我家槐花,论模样不比水杏差吧?论品性也不差吧?再说过日子,哎呦不是我贬低水杏啊,她那娘一贯宠她,地里活没干过吧?我们槐花就不一样了,门里门外的活儿都操持的起来!又有一手好绣功,红豆在这里呢,让她说,是不是每回交活儿,我们槐花都赚的比水杏多?槐花跟杨家兄弟,才是天生一对呢!更何况,那么多人瞅着,杨兄弟抱着我们家槐花从水里上来,这能碰不能碰着的地方,可是都碰着了啊……不是我说,这要是杨兄弟不娶槐花,才是真让人笑话……”

    “你们也真好意思说?”红豆冷笑着走进屋子,指着槐花兄嫂骂道,“瞎了眼脏了心的!我表叔好心好意去救人,倒成了不义让人笑话的?我就不信了,这世人莫不是都没长眼睛没长心,不会分辨是非?”

    “有你什么事儿啊?我们这里说姓杨的婚事,你这个姓李的插什么嘴?”槐花嫂子一撇嘴,不屑地说道。

    赵达站起来,怒道:“歇了你们那些个小心思吧!告诉你们,打错了主意!大牛别说已经定了亲事,就是没定亲,我也绝不会让他娶你们这样人家的丫头!”

    “我们家丫头怎么了?怎么了?”槐花哥哥噌地也站了起来,两步上前走到了赵达面前,居然要举起拳头。

    赵达打了半辈子猎,还真没把槐花哥哥放在眼里。不过还没等他动手,槐花哥哥的拳头就被人架住了。

    红豆站在赵达跟前,一只手攥在槐花哥哥的腕子上,一字一顿道:“你动手试试?”

    “啊……”槐花娘一声惊呼,猛然扑到红豆跟前抱着她胳膊哭道,“你快放手呀,放手呀!”

    “娘,你躲开!这个丫头也是个不要脸的,天天跟个男人不清不楚的,我……啊!”话没说完,槐花哥哥就跟个破布口袋似的,被人踹了出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