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田园之娇娆小农女 > 韩如松被爆,架水车

韩如松被爆,架水车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槐花?”

    红豆送了水杏和香秀出去,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墙边的槐花,自然也没忽视槐花苍白的脸色。

    香秀抿了抿嘴,脸上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背后说人家,总归不是什么好的。

    槐花眼中泪光闪闪,涩声道:“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是那种不要脸的人?”

    说完也不等人回答,一扭身捂着嘴便跑了。

    “我去看看!”红豆怕出事,忙回身对瑾娘玉娘说了一句,快步追了上去。水杏跟香秀面面相觑,虽然已经厌恶了槐花,但是她们也都不过是小姑娘,嘴里说几句出了气也就罢了,没谁真有让槐花如何的心思,当然也更不可能真的希望她出事。

    犹豫了一下水杏就要跟上去,被瑾娘拉住了。

    瑾娘年纪虽然小,但是天生温柔沉稳,她摇摇头:“水杏姐你还是不要过去了,红豆姐姐一个人能劝得了她。你跟过去,说不定槐花更难为情了。”

    水杏想了想,瑾娘的话也有道理,只得停下脚步。恰好隔壁大门里,王杨氏和水杏娘笑着出来,后边跟着赵达家的还有杨耀祖赵玉兰,几个人脸色都是喜色,看起来商谈的很满意。

    一见了杨耀祖,水杏顿时手足无措。还是王杨氏过来拉起她的手,朝着赵达家的点头笑道:“老妹子,那咱们就明天见。这盅酒啊,我是吃定了的。”

    “那是,明儿还得劳烦你早些了!”赵达家的大笑。

    水杏娘满脸笑容,也说了一句,过去拉起害羞的水杏回去了。

    再说红豆这边儿,因为身上穿着的还是进县城的那身儿,裙子长了些,行动就不大方便,只得提起裙摆,尽量跟着槐花。

    槐花捂着嘴,一路冲到了村后的河边,站在那里,颤抖的背影看上去好不可怜。

    “你这又是何苦呢?”红豆走过去,叹了口气。

    槐花抽泣半晌,才道:“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

    “你们从来都看不起我!”她霍然转过身子,让红豆看到她红肿的眼睛,流泪道,“就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你们心里都在笑我骂我,说我不知道羞耻,是不是!”

    “可是你们知道吗,我喜欢他啊,从第一次见着,就喜欢他!水杏什么都比我强,模样好性格好家底好,她想嫁什么样的人没有?为什么一定要是他呢?为什么啊?”

    红豆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无法理解槐花了,你喜欢杨耀祖,杨耀祖就得娶你?水杏就不能嫁给他?这是个怎么样奇葩的逻辑!

    “你见过他几次?说过几回话?你到底喜欢他什么?”红豆毫不客气地连问三次,冷笑,“说句不怕你不爱听的,槐花,咱们几个人,你我,水杏,香秀,再加上二丫她们都在一处做活,关系好,但也有远有近。在我心里,你跟水杏一直是最亲近的小姐妹。从我在那个家里分出来,你们从来没嫌弃我,帮衬我收拾家里照顾弟弟,我一直觉得,我们三个人,比别人更好些。可是槐花,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跟我们疏远的你知道吗?”

    槐花咬着嘴唇,惨然一笑,“是我疏远你们么?是你们一直排挤我!”

    红豆摇摇头,“你错了。是从你一声不吭半路截了香秀进城的买卖开始。”

    “呵呵,我就知道是这样。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那买卖天生天长,为什么她能做,我就不能做?我并没有和她去抢,我做的是后来的而已。再说,我也没有不让她去做。”槐花直直地盯着红豆,有些委屈,“是,那赚钱的法子是你告诉香秀的。她能做,为什么我不能做?”

    红豆叹口气,“我为什么告诉香秀那个?是因为咱们几个都在一起做绣活儿,唯独她不能做。我们能借着绣活儿赚的几个钱去逛逛城里,她却不能。她岁数又小,我看她像妹子一样,不忍看她失望而已。香秀,平心而论,你真的缺少那几个铜板吗?从有了绣活儿,你接的绣件就是最多的,赚的钱也是最多的,哪一次结账,没有一两二两的进益?就算你家里人口多花费大,这钱也够了吧?你却为了那么几个小钱伤了姐妹间的和气,你拍拍心口说,值得吗?还有这次……”

    她斟酌了一下言辞,才道:“……你说你喜欢表叔,难道你喜欢他,就得用这种手段坑他?别跟我说你昨天不是故意掉进水里的,也别说今儿一早上你娘和你哥嫂跑去赵家闹事你不知道——村里人洗衣裳洗菜,都是在固定的地方。你掉进水里的地方,平时水流急,离你家里远,再加上又是与那帮兵士离得近,天也黑,这几样加起来,我也想不出你还有什么理由掉到那里去!为了你自己,你居然用这样的法子,还把自己的家人也算计进去。槐花,你过分了!”

    就槐花这点儿小手段,谁能看不出来?只不过是大家伙儿都是一个村里住着,谁也不说破,彼此留些脸面。槐花要是晓事,不再为了这个闹腾,等过段时候事情淡了也就罢了。偏偏她还要做出一副委屈扒拉的样子来,让红豆开始对她的一丝同情也没有了。

    槐花本来就不善于与人争论,听了红豆的话脸色更加苍白,她想为自己辩解,但是红豆的目光就如同刀子一样落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一种所有心事都被看穿,所有的伪装都被剥下的感觉,愧疚,无地自容。

    “我……”槐花泪如雨下,她今天出来的时候,又何尝没有看到村里人的指指点点呢?方才,又何尝没有看到红豆眼中的不赞同和水杏香秀眼中的嘲讽?可是事情已经做下了,还能容她后悔吗?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这样做,到底值不值!”红豆转身离开,没再管身后痛哭的槐花。

    回到家里,瑾娘玉娘还在屋子里等她。赵玉兰过来叫几个人去吃饭,问红豆:“说你去追槐花了,那丫头没事儿吧?”

    “总得让她自己去想清楚。别人说什么都是没用。”红豆苦笑道。

    赵玉兰警告瑾娘和玉娘道:“你们两个万万不许学这样的,没得让一家子人都跟着没脸,自己的名声也毁了。”

    玉娘吐吐舌头,“我们可没那个胆子。”

    两家说开了,赵达家的心里也不郁闷了。第二天早早起来收拾利落了,换上全新的衣裳,带着满车的东西,由王杨氏陪着去水杏家里下了聘,这亲事就算彻底定下了。杨耀祖岁数不小了,赵达家的意思是不能再耽搁。水杏娘也怕槐花那边再出幺蛾子,干脆就定了秋后成亲,具体的日子等挑好了再说。

    槐花那边倒是偃旗息鼓了,只是将手头的绣活做完了以后,她让弟弟大虎子送到红豆那里去,自此再没有接过绣活儿。没过多久,村里人就听说她定了外村一个姑爷,倒是比杨耀祖和水杏成亲还早些。这是后话了。

    仿佛一夜之间,村子里就开始忙乱了起来。每日天没亮,就开始能听见人们套车赶车下地的声音。

    六月孩儿脸,天气说变就变。收麦这几天,大概是村里人最为矛盾的时候——既盼着天气热些再热些,好让麦子熟的透些;只是这样一来,大毒日头底下割麦子的人,难免受罪些。

    赵达家里倒是好说,地少人多,两天就割完了。割下来的麦子放到门口压好了的场里晒干脱粒,地里的麦茬子刨出来等晾干了再往回运。又用了三四天的功夫将地里收拾利落,等一场雨,播下玉米种子就是了。

    叶致远手下那帮兵士更是简单,因为头一季没有种麦子,这会儿把分到的地各自都收拾的细细致致,就等着种秋玉米了。

    红豆在家里跟着忙了几天,也没到绣庄去。等到都利落了,才让叶致远送了她过去看看。

    绣庄里有老胡坐镇,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其实也用不到红豆什么。只不过一见了红豆,老胡脸上就有些莫名其妙的神色,红豆不由得有些诧异。老胡心里思忖了一番,还是低声跟她汇报了:“听说,大奶奶的哥哥,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被人……”

    想了半天,也没琢磨出用什么词儿合适。红豆是个小姑娘,这话说出来,未免有些脏了她的耳朵。

    “被人怎了啊?”红豆听他腻腻歪歪半日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不禁大为好奇,赶忙追问。

    “……咳,真是不好说给姑娘听。只要姑娘知道,那韩家的大爷,如今是没脸出去见人了就是了……”老胡心里其实有点儿疑心这是不是红豆做的。毕竟,大少奶奶过来闹事没过几天,那韩家大爷就出了这么档子事儿,也太过巧合了。

    只是看红豆的神色也确实是不像知道的,那这韩家大爷到底是惹到了什么人呢?满清远县谁不知道韩家跟朱家是姻亲,不看僧面看佛面,韩家人再能惹事,也得给朱家几分面子不是?

    难道是专门为着朱家来的?

    老胡眯了眯眼,决定一会儿必须去给大爷写信说一声了。

    红豆心里虽然好奇那韩如松到底怎么了,却也知道老胡说到这份儿上,肯定不会跟自己交代更细致了。她直觉地感到这事儿跟叶致远脱不了干系,等会儿回去的时候问问他就是了。

    谁知道叶致远也只是抿抿嘴,不肯说。

    红豆急了,坐在他身后不住地晃悠他。一个不留神,差点儿摔下马去,吓得叶致远忙回身一把搂住了。

    “你说不说,说不说!”红豆笑得没心没肺,一点儿不害怕。

    叶致远没辙,只得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红豆听了,脸上表情十分古怪。惊愕,了然,随即就是一阵大笑,笑得直趴在叶致远背上喘不上气来。

    过了半晌,才抬起头,眼中笑出了眼泪。她抹了一把眼睛,说道:“你可真够坏的,怎么想到让人爆他菊花啊……他但凡要点脸,怕不是得去上吊啊?”

    叶致远薄薄的嘴唇勾起一抹冷笑:“当初他让人把你往那不干净的地方劫,那是没得手,若是得了手,你又如何?换个普通的女孩儿,一辈子都毁了!我打听过了,这个韩如松吃喝嫖赌样样在行,这几年仗着朱家的势没少干缺德事儿,毁在他手里的女孩儿不在少数。这也算给他个教训,要是再不悔改,我倒是不介意以后让他……”说到这里倏然收口,没再往下说。皱了皱眉又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张嘴闭嘴说什么爆那啥,也太大胆了。以后不许说!”

    红豆抿嘴笑着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你都找人做得,我就说不得啦?

    眼瞅着各家各户的麦子都已经收到了仓里,就等着下一场透透的大雨,好播种秋玉米。只是这天儿,偏偏跟人作对似的,每天里大日头高挂,万里无云,一滴雨也没有。

    有些个性急的人等不得,便全家一起上阵,去河里挑水浇地,好歹让地里湿乎些播下种子去。

    王木匠那边已经着急了几个徒弟做好了水车,跟叶致远商量了,也不等什么黄道吉日不黄道吉日了,直接开始架水车。

    水车这东西,不但李家庄的人没见过,恐怕连镇上县里的人知道的也都少。因此,村儿里不少人都去围着看。

    当第一架水车从河里车出水来,顺着挖好的沟渠流向田地的时候,不但那帮兵士,就连村里不少人都跟着欢呼起来。赵达早就替叶致远预备好了一挂鞭炮,噼里啪啦一响,热闹得很。

    便有不少人跟王木匠打听,弄这么一架水车得多少钱,都能架在哪里等。王木匠眉开眼笑,有问必答,心里得意——这不,买卖就来了吗?

    一听了水车的价钱,村里人就盘算开了——这么一个东西,怪大怪笨重,一家一户就弄一架,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也不是银钱的事儿,关键是都架起来,那河里都没那么多地方!如果攒一些人家,共同弄一架,还是可以的。当下就有不少要好的人家,或是地挨在一起的,凑到一块儿去商量了。人人心里都有些兴奋,要是这个弄成了,还用等老天爷下雨?

    要说不高兴的,大概也就只有黑着脸的李成了。

    ------题外话------

    那朵花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开始正常更新,但是一时找不到感觉,先字数少些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