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熙归来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按照规矩,这木匠瓦匠都是手艺人,上门做活,主家得管饭。叶致远手底下都是一帮子糙爷们儿,做出来的饭能吃,但是绝对拿不出手,叶致远只好过来拜托了赵达家的帮忙。

    都要成了亲戚了,赵达家的有什么不愿意的?再说了,用的米面油都是叶致远让人先送了过来的,自家院子里有的是菜,不过就是费点儿功夫罢了。况且,他们家里现在没别的,就是人多,玉兰和两个丫头,再加上红豆搭把手,做点儿饭还真不算啥。

    头一天,王木匠的老婆王杨氏也过来帮忙,坐在阴凉底下跟赵达家的一块儿择菜。看着厨房里忙忙碌碌的赵玉兰,王杨氏碰了碰赵达家的胳膊,低声问:“老妹子,上回说的事儿你觉得咋样啊?”

    她指的是要给赵玉兰说亲的事儿。

    赵达家的瞥了一眼闺女和孙女儿,也小声说道:“我知道你提的人必然错不了。依着我的心意,这事儿当然是好,不过我可还没跟玉兰说呢。”

    “咳,这有个啥啊?一辈子大事儿可不得琢磨好了么。”王杨氏听她松了口,心里高兴,“回来咱姐俩一块儿去给送饭,我给你指指,你先看看小伙子人咋样。”

    “……那成吧。”赵达家的犹豫了一下,应了下来。自从前几天赵玉兰在县城里碰到了胡建后,赵达家的就一直揪着心。她生怕闺女对胡建还有什么不舍得。胡建那人别的都好,就是愚孝,对自己爹妈的话什么都听,不管好坏。这样的人她可不想再让他继续祸害闺女。别的不说,就那一家子混蛋她就受不了!

    先时她想过,要是闺女实在不愿意再找,他们老两口子也能养活了孩子。就算以后她跟赵达不在了,有杨耀祖,有红豆在,闺女也吃不了亏,她信外甥,也信干孙女!

    可是现在,她改了主意。玉兰若是一直这么闷在家里,她只会越来越记起胡建的好!

    赵达家的想了很久,她觉得若是真有合适的人,不妨让玉兰再往前走一步。

    想到这里,赵达家的倒是有些个坐不住了,想先去看看那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品。

    王杨氏看她一脸急躁,小声笑道:“老妹子,别心急。人就在那儿,跑不了!”

    天气热,中午做的就是二合面的面条,用腌菜缸里的咸汤炸了花椒油,吃起来又香又爽口。黄瓜也不用切,直接洗干净了装进菜篮子;门口拔了大把的葱,又用鸡蛋炸了酱,这就是很不错的一顿饭了。

    “你倒是真实在,我们当家的去那么多人家做活儿,除了完工那顿好些外,谁家不是饼子大酱的?”王杨氏一边帮着把东西装好了,一边感叹。

    赵达家的笑道:“这也不是我们的东西,都是人家致远给送过来的。咱别的帮不上,这个还不给人家做做脸?”

    王杨氏点头称是,心里着实有些羡慕赵达两口子——收个干孙女,饶带着一个有能耐的孙女婿!

    架水车的几个木匠都在河边忙活,因为东西多,赵达家的还特意找了个扁担挑着,到了地头儿喊了一声:“吃饭了!”几个木匠才停下,到河边洗了手凑过来。手艺人都讲究规矩,就算在外边,也让王木匠做在最中间儿的位置,头一碗面盛出来先让他,然后才一人接了一碗,或是拎条黄瓜或是拿根大葱,谢过主家,狼吞虎咽吃起来。

    王杨氏一捅赵达家的,下巴朝一边儿点了点。赵达家的会意,顺着看过去,见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正把散落的家伙事儿收拢到一块儿去,都利落了才洗了手过来。

    “向南,快过来吃饭!就差你了,下回别管他们,一堆懒虫!”王杨氏热情地招呼着,说话间还瞪了一眼自己丈夫和他的徒弟。

    师娘训话,那几个徒弟都起了一回哄,低下头去继续吃。

    杨向南憨笑一声,“没事儿。”

    从赵达家的手里接过一碗面,道了谢,坐到一旁去吃饭。

    赵达家的见他模样周正,长得高高大大的,最关键是眉眼看上去很正气,心里先就喜欢了几分。又看他行事稳妥,不急不躁的样儿,不由得暗自点头。当然,这个时候就让她答应亲事,那也不可能。怎么的,也得再打听打听,冷眼查看一番。不管怎么说 她是舍不得女儿再受苦了。

    心里有个这个念头,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跟赵达提了。赵达躺在炕上,沉默半晌,才道:“这事儿我也想过了,玉兰那个性子是天生的,改也改不过来。与其让她嫁到别处去受苦,倒不如让她留在咱们身边。”

    “你是说招赘?”赵达家的呼啦一声坐起来,犯了难,“愿意入赘的,哪儿有什么好人啊?不是家里落魄,就是本人拿不起事儿。我倒不嫌人家家底儿如何,但是你也瞧见了,玉兰为啥跟胡建不能再过下去?不就是因为老胡家一家子不成人吗?要是给玉兰招赘,再弄出这么一家人来,孩子可就真没活路了!”

    赵达把她按下去,道:“瞧瞧你,急什么啊?我也没说招赘啊。我的意思是,不招赘,但是得搬到咱们村里来住。往后要是有了孩子,也不改姓,还是玉兰出嫁,但是人得在咱们眼皮底下。”

    “那,那行吗?”赵达家的叹口气,“王木匠那个内侄,看上去人是不错的,长得周正,做事儿也稳当,不像另外几个那样毛毛躁躁。有这门好手艺,以后妻儿也不愁过不上好日子。不过,瞧着就是有主意的人,恐怕是不会愿意抛家舍业到这边来的。”

    “他不愿意,早晚有愿意的。这事儿啊,急不得。再说,你也得先问准了玉兰子,不然咱们把人带到家里来,她不愿意也成不了事。行了,别想了,快睡吧。”说完,赵达吹熄了灯,不多时就起了鼾声。

    赵达家的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才睡着了。

    叶致远这边的水车因为还要往高处车水,故而比较麻烦,几个木匠足足弄了小半个月,才都架完了。不过,这前边架着水车,后边就能车水,离着河边近的几块儿地都先浇了水播种,让许多村民看了更加眼热。

    也有人想着,这水车不是一家一户能够负担的起的,但里正要是出面,大家伙儿一块儿攒钱弄出几架来,给村子里浇地也足够用了。就有几个老人去找李成说这个事儿,没想到李成正病着,躺在炕上哼哼唧唧的,也没给个准话儿。眼瞅着播种的时节就要过去了,谁也耽搁不起,离着水近的人去腆着脸求叶致远,说是等兵士们的地浇完了,也借着用用那几架水车。叶致远也答应了。离着水远的,只好先挑水浇地,辛苦不已。

    不知道从谁那里传出来的信儿,说是这水车早就有人跟里正打过招呼,但是里正压着不肯在村里架。要不然,这会儿半个村都浇完地了。

    消息一出来,多少村民嘴里不说,心里都骂着李成不干正事。李成在家里听说了,真病得起不来了。

    红豆不知道这些琐碎的事儿,原因无他,朱子熙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让她大吃一惊的消息——双面绣坊的东西,以后要供内府采购,往宫里送了!

    这就成了皇商了?

    红豆觉得自己有点儿找不到北了。

    朱子熙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摇着手里的折扇,一袭竹青色长衫衬得他面如冠玉,神采飞扬。因为甚少见到红豆这般神色,不免取笑道:“怎么,红豆姑娘吓到了?”

    红豆回过神来,在一旁坐下,端起冰镇的酸梅汤一口气灌了下去,这才觉得耳清目明了。

    “我是真没想到啊,这么个小打小闹的,怎么就能供到宫里去了呢?你不是在骗我吧?”

    朱子熙浅笑,向前探了探身子,“骗谁,也不会骗你。”

    他的眼睛中带着笑意,原本就十分出色的面容更是显得俊朗无俦。

    红豆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退,避开了他。朱子熙脸上闪过一分失落。

    红豆装作不在意,垂着眼帘道:“这样的话,你跟我说可不合适。”

    “哦?有何不合适的?”朱子熙目光灼灼,盯着红豆,仿佛没有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你我是合作关系,难道你希望我骗你?”

    他说的这样光明正大,红豆倒是不好再纠结方才那句话,只好挑挑眉,低头去把玩着手里的杯子。

    二人之间片刻沉默,朱子熙忽然轻笑起身,对着红豆作揖躬身,“听说韩氏来找你闹了一场,我虽未担心,却不能不惭愧。这里,给你陪个不是了。”

    红豆吓了一跳,很快镇定下来,笑道:“说起来,我倒是觉得自己能受得起你这一礼。自己的妻子自己管,后院起火没关系,烧到了我那就不对了。”

    朱子熙扇子点在手心,眉尖一扬,“说的你自己吃了多大亏一样。你知道韩如松的事么?”

    “什么事?”红豆装傻,“老胡倒是跟我提了一次,不过也说的不清不楚。只说是近期没脸出门了,别的也没说。怎么,你要自揭家丑 ?”

    “他姓韩。”

    听了这么轻飘飘一句话,红豆不禁在心里为朱子熙竖了根手指。

    ------题外话------

    本来想多码点再发,但是小崽子今天作业太多,看着他背单词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