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拼图游戏 > 卷末章:新队长与新副团长

卷末章:新队长与新副团长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珏懂了。

    八大家族里,除了八位统治者有着强大的实力外,家族中也都有着一些精锐高手。

    这些精锐的实力自然比不过统治者,在统治者们看来,人类和塔外势力相比,过于孱弱。

    所以一直以来,包括统治者在内,都习惯了以低姿态和塔外势力交易。

    但从秦家统治者秦业的话里来看,这次事件比九十年前更狠。

    人类不是发现了“生意”,而是破坏了生意,所以反过来想,这意味着人类已经有了制约生意伙伴的资本。

    非但不该清洗他们,反而应该拉拢招募,就算招募不成,动用八家的精锐,单独组建一支统治者小队,参与到他们的探索里,也比直接杀了他们有用。

    “有趣的想法,我会考虑一下。”王珏没有直接答应。

    “但这件事,不能告诉老秦。”谢英杰说道。

    “你这么信我?”

    “我不信你,我信的是一个生意人的思维。”

    “没想到你一个闷葫芦,倒是观察的很仔细。只是你光说服我没有用,你还得说服至少两个人。”

    “挂断你电话之后,我就会告诉另外两家,郑家和宴家,并且我会说,我第一个就联系他们。”

    王珏还真意外,该说谢英杰是坦诚呢?还是大智若愚?

    她现在有些怀疑,谢英杰是否真的是第一个联系的自己了。

    说不定他还针对郑家或者宴家的人说了同样的一番话。

    但谢英杰直接挑明了自己会这样做,反倒让王珏有种奇怪的感觉。

    她忽然觉得,这个埋头搞科研七百年的闷葫芦,说不定是个八个人中极其聪明的那个。

    ……

    ……

    谢英杰挂断了电话后,果然给宴家的统治者宴朝打了电话。

    在电话中,由于宴家的人最讨厌政敌庞家,所以谢英杰转换了一下吐槽目标。

    在对王珏的时候,他骂宴朝是变态,骂钟家的统治者是肥猪。

    但面对宴朝,他吐槽起了王珏和庞家。

    “我只是不想在会议上跟庞家的种猪和王家的泼妇一起讨论。所有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可行策略后,我就联系了你,毕竟你跟我都是搞科研的。”

    一个是生化武器,一个是机械武器。二人虽然领域截然不同,但作为学术研究者,倒是有些话题。

    宴朝很快接受了谢英杰的建议。

    于是谢英杰又给郑家打了电话,郑家的人讨厌秦家,所以他在电话里说道:

    “姓秦的军阀,就因为自己的生意被耽搁,就想全盘清洗,你真的认为这合适?调查军团和镇御军团里,老郑,也有你的人吧?我们可以这么着……”

    郑由原本就对清洗高塔战力没什么感觉,在他看来,这些事情无关紧要。

    但被谢英杰三言两语的,就挑拨起来了,很快便回忆起了这位大军阀,这些年来跟自己作对的地方。

    于是郑家也被谢英杰说动了。

    这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谢家统治者,七百年来看似一直在研究武器,却也一直观察着几个老对手。

    随后他连番出手,七家人被他说动了五家,剩下秦家和钟家,他没有去说,因为一个探索小队只需要六个人。

    最主要的是……得留下两个反派,承受塔外势力的怒火。

    生意就是这样,当一个竞争者退出后,你所能够分到的蛋糕就越多。

    这也是谢英杰说动其余五家的理由。

    并不会有人真的认为,谢英杰的目的在于保全人类。这在其他统治者看来过于荒谬。

    而谢家,郑家,柳家,宴家,王家,庞家,都有着一名自几个不老不死的怪物之下,最强的战士。

    多年来,这些战士一直在特殊的地方狩猎恶堕,提升伴生之力,同时也享受着最好的资源。

    甚至在之前各家的“生意”里,这些作为家族顶尖战力的存在,都受到过恩惠。

    六大家族的人坚信,这些人绝对实力远远强过高塔的精锐战力。

    谢英杰的计划,正是将这样的六个人——组成一支队伍。

    一支对标调查军团镇御军团外勤组或者先锋组的队伍。

    ……

    ……

    高塔第三层。

    镇御军最近很忙,因为三名贵族学院的学生以及一名贵族学院教师失踪,引起了极大地社会反响。

    三名学生最后的线索,指向了艺术家夏老师,作为学校的美术老师,他在贵族圈子里也很受欢迎。

    人们在这位夏老师的家里,并没有找到任何人的尸体。

    只是看到了许多的血迹。

    这让人猜测,夏老师是否和这些学生遭遇了不测?又或者是否就是夏老师让这三名学生失踪的?

    一切不得而知。

    高塔第三层的案件越来越多,先是那名自杀来指向统治者的管理者,再是贵族学院的老师与三名学生失踪,这中间相隔并不久。

    甚至镇御军团得到了消息,莉莉丝餐厅的老板也失踪了。

    许许多多的案件交织在一起,使得镇御军的警备部忙的焦头烂额。

    这个时候,明澈就很希望白雾能够来帮帮忙。

    案发现场。

    这是镇御军警备部的人第四次前来。

    “看来又是没有线索,头儿,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地方查不出什么的。前面几天都找不到线索,现在怎么可能找到?”

    年轻的镇御军警备员看向一脸无奈的中年警备部部长。

    部长的名字叫江玄。

    三十五岁,热衷于破案,在镇御军里也算小有名气,这个案子如果江玄破不了,迫于部分贵族压力,他们便只能请人来破。

    江玄看着那些奇奇怪怪的画,说道:

    “屋子的主人,应该就是凶手。”

    “可他消失了啊……这些画看着是很诡异,我这个不懂艺术的人,也感觉看着邪乎,但这不能说明什么。”

    江玄点点头,无奈的叹道:“走吧,准备让调查军团的人来帮我们吧。”

    上司下达了撤退的指令,几个人便撤走了。

    只有江玄,依旧还在留在屋子里,似乎是打算继续调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这位上司热衷破案,以前也是看卷宗到很晚,深得各分队队长的喜欢。

    也因此,江玄可以查阅许多资料。

    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江玄留在这里并不是破案。

    他的手抚摸着那些画的画框,嘴角渐渐凝出玩味的笑容。

    “诚如老师所言,死亡只是下一段旅途的开始,原本以为会是三个孩子陪着我,但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

    “可惜了这些画,要再画出来,却也没有了那样的心境,毕竟……我得开始适应新的旅途了。”

    时间倒回数日前。

    三名学生为了看望夏老师,来到了夏老师的别墅。而某位为了寻找新旅途的“病人”,将目光对准了学生。

    他在这一瞬间,就已经将一切计划好。

    以学生的身份开始一段新的旅途,毕业后加入镇御军,靠着几次出塔,或者特殊的情报,晋升成为队长。

    这一切加在一起,要不了三年。

    时间对于活了七百多年的他而言,已然变成了一个数字。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附近居然还有一名目击者!

    于是在这一瞬间旅途的原点又变了。

    他不需要成为学生,再慢慢成为新兵蛋子,在慢慢晋升。他直接得到了一个完美的身份——警备部部长。

    一般来说,案件的一个发现者,都具备很大的嫌疑。

    可他不会。

    “江玄”这个名字,就代表着镇御军团里为数不多的正义和道德底线。

    谁有能想到,执着于破解美术老师与学生失踪案件的江玄——就是这起案件真正的幕后呢?

    在破案的这几日里,江玄也利用自己身份的便利,查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镇御军和调查军团的人在两军演武里活着回来了,让他对谷青玉刮目相看。

    但真正让他在意的是,调查军团里,似乎还有一个很值得“夺取”的容器——一个叫白雾的新兵。

    在原本的计划里,当初劫走宴玖之后,他就计划着以一个癫狂的姿态给到谷青玉第一印象。

    随后再用另外一个谷青玉绝对想不到的身份接近他。

    一个和他一起对付过“该隐”,一个有着正义感,不俗头脑,且值得信任的伙伴。

    当他发现白雾的时候,就感觉到这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容器。

    江玄没有在案发现场待上太久,看了看自己曾经的画作后,算是一个告别仪式,随后他回到了镇御军三分队分部。

    作为一个有着不俗办案能力的人,明澈一般会想办法将这种人拉到自己帐下。

    但江玄回去,并不是为了向明澈汇报案情进展。

    明玉庄。

    明澈的办公室里,江玄汇报完案情后,说了一句让明澈不解的话:

    “前去调查军团学习?”

    “是的,据我所知两军互有外调学习的名额。”

    “有是有,但军团长制定了这个规则以来,就没怎么落实过,倒是调查军团的,巴不得来我们这边学习,因为舒服。但还没见过主动调去调查军团学习的,学习时间三个月,这个三个月你都得跟下层人生活在一起。”

    明澈搞不懂,江玄这几天给他一种感觉,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但他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如今江玄想要调去调查军团学习,更是让他搞不懂,且不说根本没人愿意去,就算去的也都是年轻人。

    一个三十五岁的人凑什么热闹?

    他打算让江玄知难而退:

    “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现在调查军团的审讯部,没有学习名额,自打之前破百案和宴家失踪案后,调查军团审讯部的经费比之前高了不少,想要进去学习,你得排队。”

    顿了顿,明澈说道:

    “除非你前往调查军团的先锋组,那可是把脑袋别腰上的。”

    原以为江玄作为一个文明人,知道先锋组有多危险,都是一群蛮子用命换饭吃的地方。他会听到先锋组三个字就自己退下。

    但明澈失算了,江玄抬起头,一脸兴奋的说道:

    “好啊,我就想去先锋组,求明队给我一个机会。”

    明澈傻眼了,江玄中邪了?

    真有人放着警备部这种得到贵族青睐的活不做,跑去塔外刀口舔血的?

    明澈打算继续劝江玄,但江玄真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死活不听劝。

    久说无果之后,明澈气的不行:

    “行,我可得告诉你,去了不满三个月,是不准回来的,到时候你可别求着回来!”

    江玄并没有被吓到,对他来说,三个月的时间,一段新的旅途完全足以展开。

    ……

    ……

    两日后,高塔第二层。

    调查军团十六个分队全部齐聚在分部,内勤组的人忙活了好多天,终于张罗出了一场酒会。

    酒在高塔算是稀罕物,这种由塔外才存在的可食用植物酿造的液体,只有去高塔外寻找原材料。

    调查军团的藏酒不多,甚至酒这个东西,对于很多出生底层的调查军团成员而言,是个只听说过,却不曾见过的东西。

    但今日,他们还是将藏酒都拿出来了,让队员与队员间欢饮。

    因为今日,是调查军团最强者,谷青玉升任调查军团副军团长的日子。

    也因为今日,是调查军团十三分队和七分队迎来新队长的日子。

    整个调查军团的人们都聚集在一起,今日他们没有塔外外勤的活,有的只有共饮。

    听着队长方才的一番发言,白雾忽然有些恍惚。

    “矮哥……这就不属于第七队了啊,奇怪,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从小到大,除了变态的父亲外,残缺的感情和扭曲的经历,让他的情绪乃至脑回路都跟人不一样。

    只是这一刻,看着林无柔王势小乙尹霜他们,又是开心又是难过的样子,白雾有些微的困惑。

    他忽然想到要是当初,那通电话不是尹霜接的,而是自己接的,会否一切都不一样?

    或许自己便不会如同此时这般,情绪与众人的喜悦格格不入。

    白雾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感觉,就叫不舍。

    理智告诉他,队长还是会经常和自己一行人出塔,内心也知道,升任副军团长,对大家对矮哥来说其实都是一件好事。

    一切他都清楚,所以此时此刻自己也应当高兴才对。

    他自嘲的笑了笑,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个怪胎。

    酒会很热闹,调查军团虽然是难民军,但在刘橙子尹霜阮清韵几个女人的布置下,这酒会颇有几分白雾前世里,大型联谊晚会的感觉。

    灯光旖旎,耳边还有符合高塔人审美流行的音乐。

    白雾就靠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静静等待着酒会结束。

    就在方才,他与十三分队的新队长,以及五九都已经在众人的目光下,做了一番值得众人鼓掌的演讲。

    这些事情白雾其实很擅长,某种意义来说,他比该隐更适合欺诈者。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也可以带动气氛,让这个酒会变得更加有趣。但白雾没有这样做,只是一个人待着。

    原以为能够就这样将时光消磨过去的时候,一堆人忽然走向了他。

    尹霜,林无柔,王势,商小乙,刘橙子,叶未明,田旬,云舒,薛辞,荆楚,白小雨秦林都靠近了他。

    大家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矮哥发言时,一脸不舍与失落,他们举着酒杯而来,显然是要对着白雾发表一番祝福。

    这让白雾有些意外,其实也不意外,因为众人的行为,都符合他的预想,或许他只是在意外自己内心的变化。

    “恭喜啦,不过别得意,哼,我内心才没有承认你是队长。”林无柔虽然这么说着,碰杯的时候,却是一脸高兴。

    他长得像个女人,笑起来倒还颇好看。

    “我相信你的带领下,第七队依然会是所有分队里最强的。”尹霜倒是很真实。

    接着是王势:

    “别听无柔瞎说,他内心很佩服你的,我也佩服你!你当队长,我两不咋聪明,但随时愿意为你冲锋陷阵!”

    “王势你他妈能不能不要随便代表我!”林无柔怒道。

    “恭喜呀!诶……同样是队伍里最年轻的,我就不如你了,白队,以后还请多指点啊。”商小乙一直比较害羞腼腆。

    刘橙子是最高兴的,自己的二号大腿变成了副军团长,一号大腿升任队长,作为一个男人强她就强的快乐小绿茶,刘橙子的喜悦有功利性的一面,但更多发自真心:

    “小哥哥,我当初果然是运气爆棚,一眼就相中了你。”

    白小雨也很高兴,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为了自己能够跟随白雾这样的人感到自豪。

    秦林亦然,比起以前做佣兵,他更喜欢现在的身份。如果能够愉快的追随正义,谁又愿意接触邪恶呢?

    再接着是始终认为白雾属于审讯组的田旬荆楚薛辞云舒,他们也发表了自己的真挚的祝福,毕竟白雾作为队长,就更有理由帮忙处理案件了。

    “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呀!白队,以后审讯组你可得多帮衬帮衬。”田旬笑哈哈的喝完杯中酒。

    白雾前世其实不怎么喝酒。

    因为这会影响判断力,但这些家伙一个个的举着杯子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拒绝不了。

    看着大家开心的样子,他也跟着笑了笑,就连自己都没有发觉。

    原来怪胎也有会有人喜欢的,或许是这个世界本就很荒诞,又或者是自己也许,并不是想象中那么不合群?

    最后前来祝福的,是已经有几分醉意,但依旧一脸严肃,仿佛白雾欠了他钱的五九。

    “白雾,以后就得一起努力了,第七队我就交给你了,虽然你才来两个多月,但你的表现,第七队的人都很信服,你要保护好他们。”

    “我也会保护好队长。”这句话一说出口,白雾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像自己。

    五九很想说自己不需要保护,但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今日的白雾,看起来像是流露出了少许很难从他脸上看到的神情。

    这个样子的白雾,看着与周围人的情绪有些格格不入,却又有异样的真诚。

    他便没有说什么,只是和白雾碰了杯,二人都是默契的一饮而尽,随即五九拍了拍白雾的肩膀。

    这个动作意味着对部下的信任与认可,但以二人的身高差来看,五九的动作更像是抬起手在拍打什么。

    白雾再次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五九也莫名的不再严肃,露出了笑容。

    漫长夏季的尾声,调查军团迎来了最年轻的副军团长,调查军团的第七队,也迎来了最年轻的队长。

    (第一卷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